Friday, July 15, 2016

天使宝盒 box.28

“你...你是有完没完啊!麻烦卑贱的人类!”黑人彼得破口大骂却脸带微笑。
“粑粑,这样不符合时间使徒的规则啊。”小夕嘟嘴卖萌踢了黑人彼得一脚。
********* ********** **********
老板和陈秘书见到我时的表情显然着急,我踏入医院的脚步变得有些轻松。
“宅男!快!若樱醒来了!”陵老板大喊,已经不顾及这里是医院。
“真的?太好了!”没想到刚刚和时间使徒立约后,若樱醒了。
急忙奔跑到加护病房看着医生们和护士在围绕着她做检查,我却被护士挡下要我在外面等检查完毕。
陈秘书很激动,一直说着老天保佑。 陵老板更加激动,拼命拨电话给他所认识的国外专科医生们报告目前若樱的情况。
片刻后,医生带若樱去做扫描全身,然后很幸运她被转到普通病房。 医生们都商讨后和老板还有我在会议室里会面讲解若樱的情况。
“其实,我们觉得陵小姐能在短期内醒过来是一种奇迹。目前我们检查后,发现大部分堆积在脑部的淤血意外的消失。但是依然还有部分阻挡着她的神经线。所以,经过我们一轮的检查和扫描,陵小姐的情况转化成康复阶段。”主治医生韩医生说。
我和陵老板对望,欣然慰笑了。只要若樱醒来,心中极大得到安慰。
“不过。她目前无法完整说话,无法动弹。我们需要在观察几天才决定看看是否好开刀动手术。至于为什么淤血消失得如此突然,我们无法回答,就如为什么陵小姐年纪轻轻就中风的疑问一样。在医学上我们讲求的是科学证据和现象断定病情,但我们没有否认历年来的个案都存在着奇迹巴仙率。”韩医生讲解。
“谢谢你医生。”我们离开会议室前,我向所有医生道谢。
从会议室去若樱病房有一段路,我和老板肩并肩走着。他口里一直说着:“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其他的我们可以慢慢医治到好为止。”
对呀。 只要我离开,若樱就会完全康复。 对不起,老板。我无法继续帮你打理公司的业务。 更让你失望,我无法再照顾若樱到老。
“怎么了?你看起来不是很开心?”老板停下脚步回头看我,他察觉到我的脸色并不愉快。
“哦。开心,我现在比谁都要开心!我老婆醒来了!”我牵强微笑。 “你哪有我开心?我比较开心!我女儿醒来了!”老板就是爱和我斗嘴。
“我比较很开心!哈哈哈!”我继续大笑。 “你不比我开心!哇哈哈哈。”老板不甘示弱。
“我开心一点!哈哈哈!”我抱着肥胖矮小的老板。 “你才一点,我是很多点开心!哇哈哈哈哈哈!”老板被我抱着走不奋力向前迈步。
两个像是神经病院偷跑出来的病人一样,在医院的走廊上打打闹闹。结果,被护士长痛骂了一顿。
“这里是医院!请你们可以安静一点吗?”年纪近五十岁的护士长大吼。
“嘘~~~”我和老板不约而同对着护士长做出嘘声的手势,气得她差点要通知保全将我们带走。
********** ********** **********
若樱醒来后,瘫痪在床上连话都说不上一句半句。 我和老板开心和她说了很多话,她眼睛打滚着眼泪。 虽然心疼,但我们两个尽量不给她压力,让她心情愉快自然就会加速康复。 老板和陈秘书离开后,留下我们两人在病房里。
“若樱。我什么都知道了。”
若樱瞪大双眼看着我,她好奇望着我。
“都是我的错,让你签下那该死的时间使徒。”我望着她,继续说:“放心吧。我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你很快就会没事的。”
我亲亲吻了她的头,从她激动的眼神里我知道她有很多的疑问。但我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一直到立约完全生效。
********* ********* **********
一个星期后。 新场地的游乐园,打烊后剩下一地的寂寥。 今晚的月色,皎白得刚刚好。游乐园沉静像是沉睡的小孩,仿佛玩得筋疲力尽才肯休息的小孩。
我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我心爱的妻子,若樱。 医生将部分的淤血用药物驱散,现在这能含糊听到若樱说哥一字半句。 也许我对这已经感到非常足够了。
今晚,我答应了若樱一定要带她来游乐园坐摩天轮。 她支支吾吾说着她心里的兴奋。 曾有人说过,一对幸福的恋人,一起乘坐幸福摩天轮抵达最高点的一刻接吻后就能得到爱神的祝福。
还好今晚游乐园门口的老伯伯为了我加班,他答应了我为我们启动摩天轮。 身后的摩天轮,而我们望着老伯伯幸福的微笑。 老伯伯按下我手机的荧幕,捕抓我们一张又一张幸福的倩影。 老伯伯手抖拍下少许模糊,将朦胧的我们显得有点浪漫迪克。
“我.....很....开心。谢谢....老公。”我将若樱从轮椅上抱到摩天轮其中一个箱子里,她一字一句说着。
“老婆。我们要启动了。”我和若樱坐好后,对着窗外老伯伯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咯~~喀喀喀~~”
幸福摩天轮启动了,灿烂灯光照耀着漆黑夜晚。 我们缓缓上升,见到的画面是越来越广阔。 怀里紧紧抱着若樱,心却是痛的。
“老婆,你曾说过。如果,我们不能到老。 如果,有一天你将要消失。 答应带你到这里,我们要一起抵达幸福的顶峰,我才可以放开你。”我依然记得。
若樱好奇望着我问:“你还....记得。”
“老婆,我真的很不舍得你。”我再一次用力紧紧将若樱拥在怀里,就算她感到痛,这次我不想放手。
“老.....公。”若樱不禁落下眼泪,她仿佛明白了些事情。
“老婆,再见了。我爱你。”
待续 box. 29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