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5, 2016

天使宝盒 box.16

“妈,我回来了。”从教堂回来,心忐忑不安。
“宅男,快过来吃饭。”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我还坐在沙发上,安定自己的心情。
“宅男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家?你旧同学来了,应该赶快回来招待她。”妈妈语毕,我好奇回头望。
一名陌生的女生,戴着一副红色时尚的眼镜,一头褐色短发,笑容灿烂。 白衬衫和黑短裙,手里捧着一碗汤从我厨房出来。
“你人真好,还帮我下厨做了那么多菜。”妈妈欣慰的在我面前赞赏她。
我愣住了。 我没有什么美女旧同学,完全在复杂的记忆里寻找了再寻找。 她微笑对着我,说:“好久不见了,宅男。”
什么好久不见?我完全没有印像你是谁?
“宅男一定是看你变美了,无法认出你。来,坐下吃饭再聊。”老妈客气的邀请她一起共度午餐。 我们谢祷,感谢上帝安排这样的相聚和丰盛的午餐。阿门。
菜色果然丰富,有清蒸蒜姜鱼,小辣椒炒花肉,火爆炸大虾,还有炒四季菜。 加上一碗热腾腾的莲藕土豆汤。
我傻眼看着她们,说:“请问这是给几个人吃的份量?过年团圆饭吗?” 她们默契笑了。
“那你多吃点。”她开口说,声音蛮甜美。
我喝了口汤,这厨艺非常有家的味道。 “请问,其实你是谁?对不起,我完全记不起。”
她大方微笑,说:“我就是你的同学,西卡。难道你把我忘记了?当年你还追求过我。呵呵。” 妈妈也在一旁默契的一起笑,我手发抖夹不紧菜肴。
什么! 西卡! 西卡魔女?
这次糟糕了,被她潜入家里。 恶魔,你也太快了吧!不可以现在揭穿她的身份,这样妈妈会有危险。况且我还不知道伊黎莎的下落,她应该不会硬碰要我交出伊黎莎偷走的爱弓箭。
哈哈。我默契接着笑。“对对对,西卡!你变得好漂亮,充满女人味,我都无法认出你。”语毕我低头猛吃碗中的白饭。脑海闪过桌上的食物都是她准备的,会不会下毒来威胁我用伊黎莎交换解药。
妈妈,不要吃!不要让她给骗了!
“怎么了?宅男不喜欢我煮的菜肴?”被她察觉了我只吃白饭的举动。
“哈哈,怎么可能?这丰盛的菜肴,完全合我胃口!”我挺起大拇指。
“放心,我不会下毒。虽然当年我们做不成情侣,今天依然是朋友啊。”她又来一个大方微笑。
妈妈小口小口吃着鱼说:“宅男,西卡小姐很有你的心,一下飞机就来探望你。这么多年没见,她依然记得你。西卡小姐厨艺了得,人品又温顺。西卡小姐,冒昧想问,你,已经明花有主了吗?”
西卡的微笑,有一股寒冷的感觉直接刺激我的感官。 她礼貌说:“伯母,叫我西卡就可以了。西卡现在还是单身,这次回来希望可以找到心爱的人当依靠,建立一个幸福小康之家。其实,自己在国外打滚了这么多年,真的很希望可以拥有家庭温暖。女人,还是可望被人爱护比较幸福。”
妈妈猛点头赞同。我猛冒着冷汗,艰难渡过了这午饭。 西卡的笑容一直维持到饭后水果,她突然建议要到我房间看看我们中学时期的照片。
魔女! 我非常肯定中学时期是不会有你的出现!这只是你的借口! 妈妈将我们赶到我房里,说要我们好好培养感情,多年不见一定很多话想聊。
我刻意将房门打开,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可以夺门而出。 没想到,她一个眼神余光,轻轻挥一挥手,房门自动关上。 这把戏黑人彼得表演过,所以我完全不惊讶。 只是现在我们终于面对面交锋,她笑容已经被邪恶的眼神没收。 我一直往后退,不小心绊倒在自己的床上。 她马上扑在我身上,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让我不敢用力呼吸。
“呵,看来,你对家庭温暖极度可望。呵。”我假装轻松。
“伊黎莎在哪里?”她温柔的在我耳边吹气。
“其实,我也在找着她。说走就走,一点交代也没有。还有,两年前在我这里住时,房租都还没有还清。气死人了!”我废话连篇,等待机会逃脱。
“你不说,就让你看看,我怎样将她引出来。”她甜美的声调说着可怕的对白,完全不搭。 感觉她的左手在我胸部游走后,慢慢移动到我的颈部。
一刹那我完全无法呼吸。
“怎样?是不是很兴奋?很高潮?”她微笑了。 我憋着脸都红了猛点头,用力说:“啊.....好...好舒服....呃呃....” 快断气了。
“伊黎莎在哪里?”这次语气加重,看来她和黑人彼得一样,还是无法探测到伊黎莎踪影。 我脸红对着她痛苦微笑。
“不要逼我,你复活过一次,不代表你的灵魂可以在我手里逃脱。”她不耐烦的说。
眼前的画面又要开始黑暗了,就算多多努力呼吸也无法吸入大量的空气。心一直祈求伊黎莎不要笨到这时候冲出来救我,这是西卡的圈套。我此刻很有信心,只要她掐死我,对她完全没有好处。要是她的功力高强,一早就找到伊黎莎,何必来我家下厨讨好我妈。所以,她是不可能把我的灵魂给没收。
“呃...西卡...我...我...走了...如果...见到...伊黎莎...告诉...告诉她...曾经....有一个宅男...很爱...很.... 很爱她。”我合上双眼等到灵魂离开断气的躯壳。
一首欧洲流行歌剧曲被女高音唱到高潮,我卑微的声音在祈祷着。 剩下少许的力气,不足以反抗,也没有想要如何反抗。 西卡的手,慢慢松开,我才开始呼吸正常。
“你不怕死亡吗?再一次死亡,不再可能和以前那样得到复活的权力。”西卡依然躺在我怀里。
我喘气着说:“你...不舍得...杀我,因为我依然...对你还有....利用价值。” 我这番话换来她可怕的冷笑。
待续 box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