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5, 2016

天使宝盒 box.22

从小爸爸就离开我们,留下我妈妈和哥哥。爸爸一走,让妈妈完全崩溃,留下我和哥哥当年饿肚子到处偷和骗人家的东西。脑海放送我在旧家时,被杂货店老板用木棍追打,哥哥为了保护我,被老板打昏。而我害怕失去逃跑的能力,鲜血洒在后巷,忘了当时眼泪湿痛了伤口。
在学校被同学欺负,被脱掉裤子逼我在众同学里罚站,被同学取笑我没有爸爸,我是穷小子。我哥哥在学校完全假装不认识我,为了不想让他在朋友面前被取笑,他也加入嘲笑我的人群里。我愤怒将我和哥哥的感情隔绝。经过艰辛的努力苦读,考上大学后遇到小萍,就认为自己的人生终于找到真爱,却到最后换来的是被小萍背叛收场。
“宅男,听我说,慢慢前进,你就会看见一扇门,这门通往另一个快乐空间。世界让你感到极度痛苦。来吧,进入那扇门。” 魔女西卡在我耳边催眠。
“呜~~啊~~”我眼泪一直狂飚,两行失禁泪水,失控的身躯早已经没有灵魂。
我尝试过滤那堕落的残美,我必须要走,理想中的人生必要结束,好让时间继续走动,没有人会记得我,不起眼的小人物。心里自我安慰,伊黎莎,这是我给你最好的爱,好好做回天使,不要轻易爱上人类。
一步接一步,在我身后的魔女卡西脸上仰起笑容。地铁如千马奔腾开动,我转身对望着魔女卡西,缓缓张开怀抱,慢慢往后躺下地道上。魔女西卡还微笑向我挥手道别,骄声说掰掰,约好我们在快乐空间见面。闭上眼睛,清澈听见地铁发动笛声,还有人潮的尖叫声。
对不起,我必须这样做才能结束丘比特大人的爱弓箭之争。虽然知道自己的灵魂变成了魔鬼和天使的争夺,偏偏我无法决定属于自己的结局。
余下的最后五秒。
我第二次复活的人生剩下最后五秒,接下来我要去哪里?天堂,还是地狱?地铁奔驰,痛苦即将结束,从来没有人会在乎我的灵魂应该归何处。听人说过,上帝能给予你生命,你就有责任保护,牢牢的看守着。就算终点不是自己要的结局,但过程一定要好好发挥。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过往的自己,已经很足够让我的人生小说变得精彩无比。
此刻,地铁从一百公里时速缓缓停下。我身躯四十五度的定格住,侧望地铁,微笑就这样忽然上仰挂在我的嘴将眼眶的泪水奋力挤出。
黑人彼得在地铁里,又是一身地铁管理员的制服,左手放在额头向我敬礼。
“宅男,又是那么高难度的动作,有机会教我。”他还有心情嘲笑我的四十五度定住姿势。
“黑人彼得!!!!!”我激动说不出的感激。
魔女西卡惊讶,黑人彼得竟然安然无恙出现在我们之间。此刻,她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周围的人潮,一一变成白衣使者,重重包围魔女西卡。她怨恨的眼神望着黑人彼得,自己已经被白衣使者压下。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宅男,我会回来要你的命!啊!”地铁站被她的怒吼声震动。
********* ********* *********
今晚,天使和魔鬼的战斗已经到了一个段落。黑人彼得在一旁打点一切,白衣使者们将魔女西卡压回天国等待惩罚。我的心情是轻松又疲倦,仿佛刚跑完铁人三项比赛。一个人废在地铁站的公共椅子上,瘫痪闭上双眼,脑袋什么都不想去理会。黑人彼得递过一瓶罐装的巴西咖啡,安静凝望安静的地铁站。这是第一次,我和黑人彼得之间用沉默来沟通,让我很不自在。
“干杯。”我拔开罐环,敲了黑人彼得手上的咖啡尝试打开话题。 他没喝,从他眼神看到一丝丝沮丧。
“怎么了?受伤了?”我大口喝下冰冷的咖啡,苦涩带甜的滋味。这就是人生吗? 
黑人彼得叹了一口气,把咖啡罐放在我们之间说:“终于把西卡抓住了。”
“一定要把这可恶的魔女给惩罚,世界就会和平。你有什么好叹气的?” 我松一口气,好奇他叹气的原因。
“其实,西卡是我曾经辜负过的女人,没想到今天有这样的局面。不知道以后能否再见到她。”黑人彼得这番话,我手上的咖啡脱落倾倒在地板上。难道,黑人彼得和西卡的经历重演在我和伊黎莎之间的不被祝福的爱情。
“至于伊黎莎,我身为天使,身为你的朋友也好,真希望你可以放下这一段不可能开花结果的爱情。”
黑人彼得起身,看着我咖啡罐在地上缓慢的打滚。我望着他的背影,他双手插口袋,后提左脚二十五度的拉踢咖啡罐。完美角度,咖啡罐飞驰一段小距离,投身进入我们不远处的垃圾回收桶。或许,我开始明白,有些感情回收后,留下的只剩回忆,那又何必再去强求延续这段已经过去的感情?
“黑人,谢谢你。”我决定将伊黎莎的爱放下,接受若樱,做回正常人类应该拥有的定律。
黑人彼得回头望:“男人,就要有天生负责任的个性,这世界才能少点战争。”
“那么,伊黎莎会怎样?消失在教堂地道后,丘比特的爱弓箭怎么办?”我懊恼。
“放心吧,刚才她离开了你以后,回来投降,还苦苦要求我回去打救你。要不是看在她自首的份上,我才不理你给西卡带走。看来,这伊黎莎天使,救你无数次。”黑人彼得拍拍自己发亮的皮鞋说着。
我的专属天使,最后一次,是时候放下了。在黑人彼得离开前,仿佛感应到我心里的最终决定,我右手握紧拳头捶打自己的左胸口,表示感激他一直以来的保护和照顾。回首一望,身边的白衣使者都一一消失,地铁也恢复正常运作。人来人往,我却孤单一人。地铁到站,我上了最后一节车厢坐在第一次和伊黎莎见面的位置,心中格外的温暖,而口袋里天使宝盒是我和伊黎莎之间建立了美好回忆的纪念品。虽然决定放下对伊黎莎的感觉,但一直犹豫保留宝盒的存在。地铁到达目的地后,我紧握宝盒在垃圾回收桶四周徘徊,一丝丝不舍。
待续 box.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