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5, 2016

天使宝盒 box.18

“宅男.......我爱你....... 我很爱很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计程车上,我肩膀撑着她的侧脸,她自言自语的在说醉话。 她顺手搂着我的腰,仿佛担心我会消失。
脑海突然想起以前伊黎莎也是爱将侧脸躺在我的肩膀上。 伊黎莎,你是否在偷窥着我? 我和若樱还是朋友的阶段,你要我爱她来忘记你吗? 你什么时候会出现将爱弓箭射在我和若樱的身上? 一团疑问,窗外猫头鹰跟随着。 我真的很无奈。
费了好大的力气,将若樱抗进我房里。 妈妈准备热毛巾帮若樱敷脸卸妆,让她好好在我房里休息。
“妈,谢谢你。”我轻轻关上了房门,到客厅和妈妈聊天。
“大小姐怎么喝得那么醉?还好有你看着她,不然这样开车很危险。”妈妈将刚才抚脸的面巾凉干在阳台外。
“可能开心才喝多了,她酒量很浅和她爸爸一样。”我沙发上盖了棉被,准备今晚在客厅休息。
“宅男,打电话和大小姐的家人交代了吗?免得他们担心。”妈妈细心周到。
“嗯,和老板谈过电话,不过他的态度好像不紧张。妈,时候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我快合上双眼。
“宅男,如果你喜欢大小姐,妈是不会反对。只是人家是千金小姐,会和我们过这种简单的生活吗?我们的家景恐怕衬托不起她。”妈妈担心。
“妈,放心吧,若樱和我只是同事朋友而已。我知道自己不配。况且,我打算多陪妈妈,谈恋爱结婚的事情,暂时没有计划。”我坐起身望着妈妈说。
我知道妈妈心里担心我的婚姻大事,若樱和我的背景距离太远了。 两个世界的人,如何相处到白头。妈妈也许担心我像哥哥那样,结婚后为了享受二人世界将妈妈再送进疗养院。
我在复活前,答应自己一定要好好孝顺妈妈,妈妈受太多委屈。
********* ********* ********
“早安,伯母。早安,宅男。”若樱尴尬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和妈妈在忙着准备早餐。
“早,大小姐。你来坐下,喝杯解酒茶。头会疼吗?”我妈妈关心若樱因昨天喝太多酒造成今早酒后不适。
若樱尴尬接过妈妈的爱心解酒茶,坐在饭桌前说:“伯母,叫我若樱可以了。真的很抱歉,昨晚失态。”
妈妈微笑说:“没事没事,肚子饿了吗?等一会儿,宅男还在为你准备早餐。” 我从厨房乘上清淡白粥和炒米粉说:“若樱,早。来吃点白粥润胃。妈妈为你准备了新的牙刷和毛巾。吃完早餐后我们一起上班。”
她不眨眼呆望我和妈妈。 也许从小到大她没有在早上吃那么纯朴清淡的食物,有点不习惯。 富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习惯我们这早餐? 没办法,谁要你昨天喝开了,又不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最废还是你老爸,哪有做爸爸的放心让女儿在陌生男人家过夜? 难道不是亲生骨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 ********* *********
“昨天真的谢谢你的照顾。”我们在上班路途,她和我肩并肩一起走到地铁站。 这场景是我和伊黎莎曾经经历过浪漫的时光,现在换了若樱。
“别客气。”我简单回答。 也许自己心里一直存在着介意,我是很想和若樱开始一段感情,只是我们的背景差距太大了。 她察觉到我的不自在,轻轻牵着我的手在人群中等待地铁到站。 开始这一段感情,我原本目的是为了引伊黎莎出现。但,人是感情动物,难免也会动了心。
我相信,此时黑人彼得和魔女西卡的人马,都在人群中紧紧监视着我们开始萌芽的爱情。 人群中,有人等待地铁到来,有人而在等待伊黎莎的出现。 我不在两者之间,等待的是一个时机,这时机是不会让任何人都受伤。 黑人彼得和魔女西卡之间的战斗是难免,无论是若樱还是伊黎莎都不想她们受到任何伤害。
“宅男,你是不是介意着我们的背景不一样?”我们上了地铁,她显得格外不习惯在人群中拥挤。我把她拉靠在我胸前。
难道我的介意她身份还是背景被她看穿?
“有点,但我会学习克服。”我毫无犹豫点头。
“嗯,我可以放下身份和你开始学习容入你的生活。我会早上做早餐给你吃,学做菜褒汤,还有做家务。”她娇滴滴的语气,轻轻为我承诺她未来将在我生命里当我的小女人。
这是我要的局面吗? 她愿意放下富家大小姐身份为我吃苦,如果再过二十年,我们还会依然如此相爱? 还是被她一直埋怨过着渐渐变淡的婚姻? 而现在的我,是真心爱她?还是为了引伊黎莎出现而假装爱她?
战斗,可能随时开始。
“啪...啪...啪...”一种不详的先兆,我回头看地铁窗开始裂痕。 眼神不停观察四周的人群,魔女西卡的黑衣人马一个个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两位黑人彼得人马。 我用眼神和他们暗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衣两人微笑,仿佛告诉我一切安好。
“轰!轰!”两声巨响。 地铁搭客们都开始慌张,震动加强,仿佛地震那样。 女搭客们尖叫中,我怀里紧紧抱着若樱。 此刻感觉得到若樱在慌张,我一直安慰着她说:“没事的,没事的。别怕。”
白衣两人在混乱中来到我的身边,感觉好像在保护着我们。 大约五分钟后,摇晃停止了。地铁如往常那样启动。 搭客们开始问个究竟,大家都没有头绪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衣两人微笑对着我,点头然后离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地铁管理员,穿着地铁工作人员的制服,我呆了望着他。
待续 box.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