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5, 2016

天使宝盒 box.21

是这样吗? 我应该承认自己是属于卑微又软弱的人类, 就连自己的爱情也无法掌握,就连爱上的人都需要让天使来为我决定吗?
此刻,眼泪将视线模糊。 我用力将眼皮合上,脑海回忆启动播放许多伊黎莎的画面,就当做我对她最后的爱恋。
我们从地铁相识到回我公寓生活,一起上班,一起拥挤在人潮爆满的地铁上。 我们曾牵手在疗养院,身旁的风景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 她孕妇的装扮,母爱泛滥。妈妈,我和伊黎莎在一起的时光,不长但我已经非常满足。 还看见我在球场上奋不顾身为自己的球队死守龙门,是她,给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中央公园的喷水池,彼此靠近对方,我当时多希望时间就这样停留。 手,多不舍得放开。她就是我一辈子的唯一幸福。 回到童年学校,我们走在满地落花的跑道上,听见回忆的欢呼声,我还以为可以走到跑道的终点。 谢谢伊黎莎,曾经相信我的真心。 摩天轮上的接吻,此生已经毫无遗憾。
“伊黎莎,谢谢你。我明白自己是一个卑微的人类,也知道自己无法再爱着你,就算用尽全力去爱你,也会变成不被祝福的爱情,所以,我希望你相信,你是我一辈子的最爱。让我对你说最后一次,我爱你。”拥抱伊黎莎,结束我们这不被祝福的爱情。
“谢谢你。宅男。”一句不舍的道别,她另一手握着一个宝盒。 “这是我们开始的记号,宅男,你收下。这宝盒,原本就是属于你。结束也应该从这宝盒开始。” 伊黎莎说着掉下了眼泪,我轻轻擦去她脸颊滑落的泪水。
地道传来了西卡哼歌的声音,这曲子仿佛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和伊黎莎马上加快脚步打算逃离西卡人马在后追上来。但一团红红的火焰从地道后方快速前进涌向我们,我急忙推开伊黎莎,用人类弱小的肉体阻挡这火焰攻击。一股热流穿透我的全身内藏,伊黎莎惊吓回头,我已经跪在地上喘气。
“哈哈哈哈!我哼的歌曲,是不是很好听?你喜欢吗?”魔女西卡终于赶到现场,优雅的姿态站在我眼前。
“快走!伊黎莎!这里我来挡,你!快走。”我还在用力的喘气,心脏快停止跳动。
伊黎莎想接近我,但我全身被魔女西卡的焰火燃烧着。我奋力的摇手阻止她靠近,她唯能无奈退后。
“走啊!!!!!”我呐喊,然后用力站起身,往魔女西卡冲去。
“宅男!我爱...你。” 伊黎莎用光力消失在地道里。
魔女西卡被我紧紧抱着,她无法往前追伊黎莎,开口:“给我上!”呼唤她身边的猫头鹰出发追踪伊黎莎。我们俩人挣扎抱在一起。
“你胆子蛮大,竟敢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拥抱另一个女人。”魔女西卡笑说。
“你不是说过.....想要多了解男人吗?我这样抱紧你,让你多了解了解。咳咳...”我没有松开手,却强忍着她发出的魔法。
魔女西卡发飙着:“你这下贱的男人!”我被她打飞到地道墙壁上。
“我警告你!不要背叛我!说好我们一起交易,现在竟敢把她放走!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杀了!”
从墙上撞跌在地上,身体已经无法反抗魔女西卡的魔法。我喘气趴在地上,全身无法动弹。此时,她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往我背部踩踏。
“啊!”眼泪飙过脸颊,视线渐渐模糊。
背叛, 是人类传唱多年的传统。世世代代被着祖先的罪名,一代接一代活着受罪。 落到这悲剧的下场,背叛天理爱上天使,背叛人格和魔鬼交易,都出于人类的本能-----背叛。 无法停止的重复着,身上的疼痛比不上放弃伊黎莎的悲痛,逼自己爱上若樱。 放弃反抗,只要故事在此刻结束,人类,依然传唱着背叛的狂曲。
“魔女,把我杀了吧!反正我迟早都要离开,上帝给我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只要我死,伊黎莎就没有必要为我的幸福背叛上帝。”我领悟这一切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唯有我才能好好结束这一幕。
“好!我就让你再一次面对死亡的恐怖!” 魔女西卡左手在空中打圈,画面开始穿透,我们又来到熟悉的地铁站。
今晚的人潮不多,我带着伤用力撑着自己站好,而她冷静在等待地铁的到来。空气有股熟悉的味道,仿佛回到我自杀的那一个晚上,心情开始放松,可能曾经熟悉的结束自己生命的剧本,再演上一次,也无妨。
死亡,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死亡的定义,其实不可怕,只要知道自己在这世界上完成了任务后离开到下一个天堂还是地狱。虽然很多人都不舍得离开着美好的世界,但我们人类在着世上终归是一位旅客,非常短暂又特别匆忙。谁也留不住谁,只能留下甜蜜回忆。
那回忆经过很多年以后,或许淡了,或许散了,或许没有人会再想起。死亡,画上休止符时,是死神,还是自己心里的恶魔冲动?魔女西卡就是要饰演我此刻心里的恶魔,再一次冲动地铁来临前,要我在一次倒下地铁道上结束自己的生命。
“呼。呼。”我吸了口气,平静思考。魔女西卡开始再我脑海播放人类痛苦的回忆。
待续 box.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