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5, 2016

天使宝盒 box.26

从我看上去的角度,清楚看着若樱的眼泪淹没了她的双眼。她震抖的双唇,还有被眼泪划过的脸颊,看得我有些心疼。我真的让她久等了,这迟来的求婚都是我举棋不定的烂个性。
“我.....我愿意。”一句我愿意。全场欢呼沸腾,四处拉起彩带喷洒在我们头上。此刻,我小心翼翼帮若樱穿戴戒指,象征着我们的终身厮守到老的约定。
“对....不....起。宅.....男。”若樱忽然脸色暗沉,目瞪口呆说用力一句接一句。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全身无力倾倒向我。我马上将她抱在怀里,看着若樱突袭的抽蓄,全身都在震抖失去自控的能力。全场停下了所有动作,愣了看着若樱狼狈的样子。口水、眼泪、鼻涕完全失控涌出,甚至失禁湿透了她橘色裙子。
“快叫救护车!快啊!”我急忙大喊。
仿佛刚刚被若樱的突然而来状况被定格好几秒,在我的呐喊声才将大家的灵魂呼唤会原点。
“若樱!若樱!你听到我说话吗?”我紧紧抱着若樱不停震抖的身体,再看看的脸蛋。她痛苦的样子,口里说着模糊的一字一句。
“哦.....哦.....你.....”若樱用力想对我说。
“什么?你慢慢说。”我将耳朵靠近她。
“我.....唉.....你.....”若樱用力想对我说。
“我爱你?我知道!我爱你!我也很爱很爱你!你千万不要有事!若樱!”我不知所措,眼前的若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叫救护车!有人叫救护车吗?快啊!”我对着周围的人抓狂命令。
********* ********* **********
一场精心安排的隆重求婚计划,却结局在医药味过浓的圣白沙医院。
心臟跳动仪器歌唱着微弱脉搏,苍白如冰冻美人的若樱,躺在加护病房里显出一股凄美的滋味。我木纳站在玻璃隔着我们之间,无奈得想此刻一拳砸爆眼前这幅玻璃。
“老板。”此刻,若樱爸爸从医生那里听完解说回来。他脸上挂着担忧,还拍拍我肩膀。
“没事的。医生们会努力。”他凝望着在病床的若樱,叹了一口很长的气。
经过一轮医生检查,初步怀疑是中风。我一直都无法相信,年纪轻轻的若樱会突然中风。医生观察了她的大脑,意外发现多处堆积淤血,这在医学角度无法形容的案例。除非病人曾遭遇了严重的意外,不然只是一个求婚惊喜是无法造成如此严重。
“老板。我留下陪着若樱。你也累了,不如你回去休息。”我上前拥抱着老板。心里了解身为父亲的他,担忧女儿的心是一辈子都无法放下。虽然我和若樱还没签字成为夫妻,但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就是我一辈子的妻子。
“宅男,你记得吃点东西。不要连你也倒下。若樱的病,我会找国外最好的医生,一定会将她医好。”老板离开前对我说了一番安慰的话。
在和老板道别后,我独自一个在加护病房看隔窗看着若樱。脑海浮现许多所有若樱的画面还有她说过的话。
“如果,我们不能到老。 如果,有一天我将要消失。 答应带我到这里,我们要一起抵达幸福的顶峰,你才可以放开我。”若樱过这番话。
她口里的消失,是不是像现在那样。 昨天我遇见的小夕,她说若樱会给我惊喜,是不是就指现在这样躺着不起。 我很乱,想了太多事情,完全无法将自己的思绪好好整理。
********* ********* *********
两天后,医生们和美国专科开会探讨若樱的病情。医生们研究出的结论是指脑部缺血造成的脑细胞死亡。中风其中一种是由出血所造成的出血性脑中风,造成脑功能异常。若樱无法理解别人的话、不能说话、记忆减退、尿失禁等。除了靠药物和仪器来延续生命以外,医生担心事情会变得更加严重,不建议动手术抽出脑部的淤血。
又一整夜没睡,看着四周被仪器围绕的若樱,替她感到心如刀割。口袋里摆放着原本应该戴在她手上的钻戒,要是没有发生突然而来中风,现在我们应该在选着婚纱拍摄配套,酒席菜单还有新婚房间的设计。
陈秘书一早就来探望若樱,她见我一整夜没有休息就劝我回去,这里她来接班。我唯有利用这段时间回去洗刷再小睡一会。但回到家,妈妈也整夜难入眠,她非常担心若樱的情况。
“妈,没事的。有最好的医生,若樱会没事的。”我安慰着妈妈,虽然知道医生也想不出任何办法。
“如果可以,妈妈希望用妈妈的命来换取若樱的康复。妈妈已经没有多几年可以活,真的不想看到我的未来媳妇如此痛苦。”妈妈落下眼泪。
“妈,不要这样。”我上前拥抱着妈妈,此刻我快奔溃,我不想任何自啊我身边的人有不详的事情发生。
此时门铃响起。 我好奇这时候谁会来我家,打开门的那一刻让我百感交集。 眼前熟悉的老朋友,还有一位小女孩对着我眯眼微笑。
“宅男叔叔。您好,我们又见面了。” “宅男,别来无恙吧。好久不见。”
“黑人.......黑人彼得!小夕?!”我愣在那里。天使长黑人彼得出现在我面前,还带着可疑的小女孩-小夕。
********* **********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家阳台的小茶座面对着两位,我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激动发问着一整晚的疑问。
“宅男叔叔,这就是所谓若樱给你的惊喜。”小夕在玩弄阳台的盆栽。
“宅男,听我说。”黑人彼得一身白衫,更加显著他的漆黑肤色。 今年应该流行死灰色,他染了一头灰沉沉的头发。 “怎样?我的发色好看吧?”忘了他是天使长会读到我的心里对白。
“还好。快告诉我到底若樱发生了什么事?”我随便回答。
“哈哈,你看。我都说了,还好而已。你就是要换这发色,灰沉沉的像掉入废区一样。哈哈哈。”小夕大笑指着黑人彼得。
“小夕!你知道你这样很无理吗?”黑人彼得命令她闭嘴。
“哦。对不起,粑粑。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好看。粑粑不帅了。”小夕嘟嘴,转身继续玩着盆栽。
待续 box.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