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4, 2016

天使宝盒 box. 12

眼看他优雅的步伐,一步接一步的离开。
“对... 不... 起... 啊!”我投降了。
“很好!”黑人彼得回头拍手,光门马上停止。
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这是对我的惩罚吗?
“今天是第七天了,还不快点将你今天的领悟写下,然后放进你臭脚底的宝盒内?”黑人彼得又用优雅的姿态走向我。
“什么???”我马上回头打开宝盒,拿里头的笔和纸不停写着。
“守候可贵的生命,用力呼吸就算到最后,也要坚持到底。”
任务完成。 七天记忆宝盒终于完成了! 我高举宝盒,阳光普照着我,仿佛得到了最终胜利。
那道声音说话了:“终于把自己的灵魂拯救了,你要对你的生命好好负责。”
“谢谢!”眼泪在眼眶打滚着。
“回去你的生活吧,积极做人。”那道声音说。
“我.....我可以要两个要求吗?”我低头说,毕竟我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东西。
黑人彼得急忙插嘴说:“你这卑鄙的人类,要求还蛮多。”
“宅男,你说吧。”那道声音说。
我呼吸周围的空气,鼓起勇气说:“其实,我知道一定会遇到你,因为每一个人到人生的终点一定会接受你的审判。所以,我荣幸自己有两次机会和你沟通。”
“话不要太多,快说你的要求。”黑人彼得又插嘴。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接着说:“其实是关于两个人,我不是要求对自己有益处的事情,而是希望可以帮到她们。”
“请说。”那道声音好奇。
“我想要你帮我,让我的小学同学敏敏康复。她不应该承受这样的待遇,毕竟她是为了我们到时两小无猜的单纯爱情而发生意外,造成瘫痪。我答应过她,必须帮助她康复,必须让她重新站起来。我真的恳求你实现我对她的承诺。就算是我这么多年来对她的补偿。”我认真的说。
“好,可以考虑。另一个要求?”那道声音说。
“谢谢你。另一个要求,我知道对你来说可能很艰难。不过,我相信我的真心可以打动你答应这要求。”我诚恳的眼神望这远处。
黑人彼得在一旁不肖的等待我说完我的要求。
“其实,第二个要求是为伊黎莎。我知道她回到天国一定会接受惩罚,毕竟我们犯了天国的规矩。人类与天使相爱,我恳求你可以轻判她,用我的美好回忆来为她赦免。我真心希望她可以得到快乐和幸福,就算未来的日子我们无法再见面,我无法好好守护着她,我还是希望她在天国快乐的做好一个天使。如果我的记忆无法足够赦免她,我答应你,回到人间后我会更加谦诚伺候敬拜你。我只想不要让我这愚蠢人类的爱情,糟蹋她纯洁天使的身份。是我不配和天使相爱,只要不惩罚伊黎莎,我会努力的忘记她。”我心里多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允许。
黑人彼得忍不住从白色西装拿出手帕擦墨镜背后的眼泪。
“伊黎莎真有福份,人类为她要求赦免。宅男,这我都会考虑。你安份回到人间。”那道声音说。
“谢谢你。”我转身打算离去。
黑人彼得靠近我说:“恭喜你,灵魂得救了。” “不过我还是要挥你一拳。哈哈。”黑人彼得摆好架子挥拳。
“等下!我不是向你道歉了吗?”我防备,但已经来不及。
啪! 黑人彼得挥出强劲的右勾拳。 我眼前昏暗一片。
死黑人!超用力! 真糟糕,身体又失去知觉了。 宝盒,消失在我手里。一开始,这宝盒原本就不属于我,只是让我暂时把美好记忆和领悟摆放在那里头。终于是时候面对没有伊黎莎的未来,我一定会习惯,一定要积极,一定要更加爱自己。
黑人彼得,再见了。 伊黎莎,再见了。 上帝,再见了。
********** ********* **********
晚上九点,繁忙城市开始沉淀成另一种熟悉颜色。 地铁站卖唱的艺术家,依然吹奏着寂寞带点悲伤的爵士曲调。 一个人在地铁站睁开眼睛那一刻,拚命喘气。 仿佛就像有人放屁在电梯,需要闭气从一楼上到四十八,然后楼赶快冲出电梯,大口大口吸入新鲜空气。
地铁到站,人挤人上了地铁。 身边空缺应该由伊黎莎填补,自己一个人呆呆抱着笨重的公事包。 开始有点想念她在身边打转的时光。
地铁经过中央公园,回忆浮现那时牵着伊黎莎小手奔跑往中央公园。 这时,我嘴角上仰,一股甜蜜的感觉在心头徘徊。 就算现在已经无法再和她见面,我依然要记得她曾经来过我的生命,打救过我的灵魂。
步行往自己的公寓,一步接一步,街灯只将我一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对着夜空的月亮望,笑着想起伊黎莎在我家阳台默默的望月思念天堂的模样。
“宅男!今晚踢球吗?龙门交给你!”公寓保全大叔神气向我敬礼,脚下踩着曾经沾满我牙血的足球。
“不踢了,明天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我提着笨重的公事包,口里说不踢,还刻意走向前和大叔抢球。
结果,球场旁发呆的公事包,望着球场内的我死守龙门,不让任何一次的进攻越过我的身后。 三十分钟战斗结束在大家的汗水,我穿着上班衬衫早已经湿透。 望着场外观众席上,幻想伊黎莎在为我加油打气。脸上的微笑开始有点不自然。 挥手道别球场,提着公事包上楼。
原来,今晚的街灯发黄照入我住的公寓。 妈妈在阳台睡着了,手里抱着我小时候的照片。 阳台种满了妈妈最爱的薰衣草,我靠近将被子盖在老妈的身上。
“宅男,回来了。”惊醒了妈妈。
“妈,阳台容易着凉,回房间休息吧。”我蹲在妈妈摇篮椅旁。
“妈妈弄热汤给你,快去洗澡,看你一身都是汗。是不是又和楼下的保全叔踢球?”妈妈起身往厨房走去。
“运动出出汗,身体才会健康。”我看着妈妈背影,欣慰自己有能力把妈妈从疗养院接到自己的家,一起住。
待续 box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