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雨卧风警 V.04

在高的武功和打架技巧,被围殴时也只是一个可怜的普通人而已。我从不撑英雄,学叶问一个打十个。我只是尽量躲避不让自己受重伤还是被砍死,这也是我混了十年依然幸运存活的道理。
过了不久,我听见有人喝令住手。之后我看到一群人从港口出口处拿着铁棍冲向齐幫人乱挥棍,和齐幫人对峙下去。我才庆幸得救,急忙爬到一旁擦掉自己脸上的血。
“凯撒先生!”年糕在人群里寻找我,竟然在两班人马在互殴时她出现,这也太冒险了。年糕怎么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她应该在市场那里摆摊才对。正当我想穿过人群里去保护年糕,我停顿了一下。此刻,家伟出现在她身边。
齐幫人马有几个跑出去想向站在一旁的年糕展开攻击,及时遭到家伟一脚就将小混混踢开。年糕吓到来不及反应,家伟拉开年糕闪开另外一边的棒球棍挥向她的方向。她失去平衡躺在家伟的怀里。家伟深情望着年糕,她脸颊却有点泛红。
警笛声在远处响起,齐幫人马知道这里不是他们的地头,留下会很吃亏就马上撤离现场。有几位小混混可以跑到我面前,对我说:“凯撒哥,对不起。”
“没事,你们快跑。”我明白,他们也是出于无奈追杀我。他们很快撤离,而我看着远处的家伟和年糕,心里有点不舒服转身离开。这种感觉仿佛是我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抢走一样,难道我对年糕有感觉,难道我爱上了年糕。我不清楚,但现在我的处境已经曝光,离开这里是唯一的办法。
******** ********* *********
“凯撒,一路上要小心。”神医阿普帮我包扎好伤口,依依不舍知道我即将要离开。 “我从来不属于这美丽的地方,谢谢你阿普神医。谢谢你一路的照顾。我不想再给你们填麻烦。”我看着窗户外,蓝天和海洋链接在一起。
年糕妈妈得知我要离开,马上赶到阿普神医家里。我们两人沉默了许久,她刚硬的个性在这感性离别时刻,显得有点尴尬。
我为了破解这浓浓尴尬的气氛,上前紧紧拥抱着她,就如拥抱着一位照顾我的妈妈一样。 “年糕嫂,谢谢你。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妈妈,虽然不舍得,到我必须要向你说再见。”我眼眶已经开始湿透。我忘了有多久没有哭过,距离上一次哭泣是在我失去家人的信任的时候。
“年轻人,如果事情解决了一定要安全回来。不要死掉!知道吗!”年糕妈妈依然一贯强悍作风。
我不想耽误太多时间,没有等年糕回来就整理了一些衣物和钱离开了年糕嫂和神医阿普。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落脚,只是想尽快离开这里。此刻,我前往市场想看年糕最后一眼。我想此刻离别后,以后永远没有机会在碰面。
市场那里人潮汹涌,可能今天是周末特别多游客出来逛街。年糕仿佛慌神般在自己的摊位发呆,可能是刚才的事情让她吃了一惊,到现在还不能平复心情。家伟的人马就在她附近仿佛暗中守护着她,我唯有在远处默默看着她。
“凯撒。”正当我在远处入神看着年糕时,家伟就出现在我后面。 “家伟。刚才是你派人来救我吗?”我将牙舌帽脱下。
“我只是不想有人在我们的地头闹事,加上年糕她来求我。”家伟也望着在远处的年糕。 “无论如何,谢谢你。”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但家伟拉住我。
“凯撒,你离开这里也不是办法。既然你的行踪已经被齐幫的人知道,加入我吧。齐幫的人就不会找你麻烦了。”家伟依然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打天下。
“对不起。我不想你和齐幫变成仇敌,你老板普特龙和齐天胜的关系不可能让我继续存活在他视线内。”我相信家伟清楚这段关系。
“老板那里我会搞定,只是看你自己有没有意愿加入我们。”家伟坚决。 “谢谢你的好意。”我戴回牙舌帽婉拒了家伟的好意,他表情有点失望。
“凯撒,既然你坚决,我想我还有什么能帮到你,你尽管说。”如果家伟不是普特龙的助理,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成为非常投缘的朋友。
我遥望年糕,对着家伟说:“那女孩很善良,我希望你帮我照顾她。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我拔下我颈项的钥匙项链,交给家伟要她转交给年糕。这礼物就当作我送给她当作回报她救了我一命。
“你为何不亲自交到她手里?”家伟和我一起望着远处的年糕。 “我觉得你比我适合交给她,她在危机的时候去找你救我,证明她相信你。”我逃避和年糕道别的机会,只是不想拖泥带水让她能忘了我。家伟无奈答应了我。
我远处看着家伟到年糕面前,将我的项链交到她手中和她说了一番话。她四处在寻找我的踪影,可惜就是找不着。她紧紧握着我的项链感到非常失落,家伟在一旁安慰着她。此刻,我觉得家伟比我更加适合保护她。至少家伟的势力远远超越我,她也不会受到齐幫的人回来找她麻烦。
年糕,谢谢你救了我。如果有机会再见面,我一定会和你再一次骑摩多车吹海风。
********* ******** *********
经过一轮的海上轮船偷渡,我成功离开了岛屿前往曼谷。我心里觉得要回国将事情查个明白,然后将齐天胜的犯罪证据交个警方转换成污点证人来保我人生安全。至于杀死凤警师的罪名,我一定会找出真凶还凤警师一个安息。
曼谷人来人往的都市,人潮拥挤和车辆阻塞的大道,让我更加自在走到大街上。我买了通往泰国边界的火车票,打算从边界偷渡回去。火车快开动,我赶上了火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先生,介意我坐下吗?”有位女生对我说,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身穿格子衬衫绑着一束马尾,脖子挂着专业相机,目测应该是游客。我再看看四周,车厢都满座剩下我身边的这个空位。
“嗯。”我点头然后拉低帽子。 “谢了。”她放下背包然后坐下,不久就开始拿起相机拍照。我瞪了她一眼,其实担心她会拍到我而会有后顾之忧。
“对不起,先生。我是旅游杂志的记者,所以需要拍一些照片回去交差。”她眯着眼微笑。 “我对镜头有敏感,最好不要拍到我。”我淡淡说着。 “镜头敏感?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叫咪咪,先生你贵姓?对了,听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咪咪友善说着,让我感到很不自在。我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交谈,恐怕暴露我的身份。
“哦。我姓陈,是背包客。”我想尽快结束话题。 “背包客应该喜欢旅行拍照,你有看过我们家的杂志吗?叫爱旅游。里头有很多背包客的文章和照片,都是去一些不是很商业化的旅游景点。陈先生,你介意将你的旅游经历和我分享吗?我会给你一些稿费当酬劳,可是不能要求太多,毕竟我们的杂志很冷门。”咪咪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我不喜欢和人家分享我的旅游经历。”我还是想尽快结束话题。 “为什么?是不是有分享敏感症?哈哈哈哈。其实我挺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要玩什么,吃什么都无需顾忌别人的意愿。这样比较自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咪咪边笑边说。
这些年来,我虽然独来独往,从来没有顾忌别人的感受。只是当寂寞的时候,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陈先生,你常常来泰国玩吗?我听说男人一个人去泰国都是嫖妓多。而女人一个人来泰国肯定是血拼多。你该不会是来嫖妓的吧。哈哈。”咪咪爱逗人聊天。
“我是同性恋者。”我撒谎,目的只是想要她闭嘴。 “哦,放心,我从不歧视同性恋者。不过,这里很多变性人,难不成你来这里光顾他们?哈哈。其实我觉得那些变性人还真的比我们真正的女人还要美还要娇艳。你不觉得吗?”咪咪果然不适合当记者,我觉得她比较适合当节目主持人。
“我是变性人,以前我是女的,变成男的。”我继续哈拉。 “噢!看不出,你的手术很成功,只是可惜你有镜头过敏症和分享过敏症。不让你一定是一百巴仙的男人。对了,手术痛不痛?”咪咪继续和我哈拉下去。
待续 v.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