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6

小汤圆 第4/4碗 (完结)

有一种莫名的哀伤,过了十年后依然历历在目。离开国际机场,我乘坐计程车直往外婆安葬的地方。一路上,我回忆许多关于外婆生前和我的欢乐时光。冬至的汤圆,早晨的鲜花,黄昏的日落,还有外婆的叮咛着我要孝顺父母。我的确很叛逆,当小学毕业那年,父母终于回国生活不再出国当非法外劳。但那时我自己坚决要到国外去完成我的中学和大学,父母无奈拿我没办法送我离开。
其实是我在逃避自己的父母,眼前的他们虽然是我亲生父母,但却如陌生人一样。我有恨他们没在我成长过程陪伴我,更讨厌他们在外婆临终前没有回来送外婆最后一程。所以,这十年来我都没有和家人联络。他们除了按时寄钱给我缴交学费和生活费,我都没有写过一封信或播过电话回家。
*************
终于我到了外婆的坟前,献上刚刚在路上买的鲜花。外婆的照片,显露和蔼可亲的笑容,让我好想紧紧抱着她说我回来了。我沉默许久,一直在压抑着心里忍受不住的悲痛。这十年来,我真的很不习惯没有外婆在身边。
一股寒风吹过我脸颊,我看着天空感觉到冬至来临,天气也渐渐转冷。
我披上围巾离开外婆墓碑前,要面对的始终要去面对。我启程回外婆家,除了想见舅舅,我还要去面对那陌生的父母。
外婆家门外在着一个大约七到八岁的小屁孩,留着鼻涕在一个人玩耍。我好奇上前蹲下看着他问:“小朋友,请问你是谁?”
“你是谁?干嘛问我是谁?”这屁孩很聪明竟然反问我。
他手里握着一个面团,像似做汤圆的面团。不久后,有一位妇女从屋里出来,叫着她:“阿凯!快点进来!你不是说好要帮妈妈搓汤圆的吗?怎么到外面玩?”
此刻,我起身看着那位妇女,笑得很灿烂说:“陈老师。”
“你.....你是陆映轩?啊!轩!你回来怎么不通知我们啊!阿忠!阿忠啊!你快出来看看谁回来了?”陈老师激动得大喊。
“谁啊?”舅舅从屋里出来,手上还拿着面团。他也帮忙准备搓汤圆。
舅舅一见到我,马上将面团丢一旁冲上前紧紧抱着我,哭着说:“轩啊,你终于肯回来了!你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我流着泪猛点头。
“来,快进来。”陈老师吩咐那屁孩帮我拿行李。 “等下,这小孩是谁?”我好奇问。 “我叫姜育凯,她是我妈妈。”小屁孩说指着陈老师说。 “陈老师,你的小孩?”我睁大眼睛,却被舅舅轻轻捶了一拳。
“什么陈老师?没礼貌。快叫舅母!”舅舅自豪说着。
实在太开心了,舅舅终于和陈老师在一起,还生了一个可爱又聪明的小鬼。总算完成外婆和我多年的心愿。
*********************
晚餐饭桌上,舅舅,舅母,阿凯表弟,爸爸,妈妈还有我围绕着圆圆的饭桌。大家都非常高兴我的回来。尤其是爸爸和妈妈,他们这些年来都变老了许多。 “来来来,吃多一点。”妈妈夹了快鸡肉给我,我礼貌点头道谢。十年了,我眼前的女人却没有妈妈的感觉。
“来,轩啊。和你爸喝一杯。”舅舅将啤酒倒在我的杯,要我敬我爸爸。他可以要制造机会给爸爸和我打开话题。
“爸.....我敬你。”从看我口里叫出爸爸,感觉格外陌生。 “好好,干杯。”爸爸敲了我的杯子,一口就干掉了他杯子里的啤酒。而我只是喝了一小口,爸爸也没有强逼我。
我们一家人吃着晚餐和舅母准备的汤圆,缺少了外婆真的感觉上有点不完美。心里依然想念着她,要是现在她还在看到一家团圆,一定感到十分安慰。
*****************
在夜里,饭后我陪着爸散步在屋外。
“轩。你还在生气爸爸和妈妈?”爸爸沉稳发出直接刺破我最后防线的问题。
我摇头,不作声。我害怕会忽然想起当年外婆过世的事情,更害怕我会忍不住责怪爸妈当年不知所踪。
“妈妈知道,爸都知道你在生我们的气。这次你回来,爸希望你留在这里,让爸和妈弥补当年没有好好陪伴你。”爸忏悔着说。
“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长大了,弥补不了任何事情。”我淡淡说着。
爸爸听到我的回答,只是沉默着一直走。我尾随着深思很多事情,外婆不是叮咛着我要好好孝顺父母吗?外婆如果知道我这样对爸爸和妈妈,她一定很伤心。
“不过,爸。”我忽然开口。爸爸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他眼眶已经泛红。
“我....我想说,我已经长大,就让我留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好吗?”我紧紧握着双拳,说出了这番话。我想尝试去原谅和珍惜这段亲情,我想我为了外婆应该可以做到。
“好。”爸爸简短回答,转身继续走。 我知道他心里感到非常兴奋,至少我愿意留下来,至少我开始踏出第一步去原谅他们。
外婆,谢谢在我成长过程里得到您的呵护。以后我会更加坚强,学习和爸妈相处。外婆,希望您能安息。轩永远缅怀您。
***********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