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雨卧风警 V.01

快要无法呼吸,四肢奋力往上游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海水拉下去。 我闭上双眼,心里一直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的青春,我的人生,我的一切一切都被背叛者出卖我。无能为力往下沉才知道自己一直太渺小,开始就应该听从父亲的话离开警队到他的公司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就不会这样丢了自己的性命。 泰国某边界岛屿上,时间不详。 我不知道自己漂浮了多久,被海水冲上岸暴晒在沙滩上。
“先生....你没事吗?”我眼前出现了一位可爱女孩,绑着辫子一身普通的衬衫和短裤跪在我面前拍到我的脸。
“咳.....”我咳出不知在肚里逗留多久的海水,咸到我快反胃。
“先生,你还好吗?”女孩想要拉起我,但我因背部中了枪伤而剧痛无法动弹。 “啊,你流着很多血,我送你去医院!”女孩想要起身去找人求助,但我紧紧来着她的手一直忍痛摇头。
“不行,我不可以到医院。”我拒绝。如果我到医院,我的身份一定曝光,此刻警方和黑幫两派一定对就将我灭口。
“那怎么行?你出血太多会死掉!”女孩着急。
********* ********* *********
阳光普照的下午,伤口已经包扎好后,我睡了一整个下午。女孩在渔村里求当地的神医阿普帮我取出弹头和包扎伤口,之后我就在那女孩的家里休息养伤一直到我苏醒过来。
那女孩叫年糕,她说她妈妈在临盆生她的时候刚好在准备着年糕要过年。她出世后她爸爸就给她名叫年糕,代表年糕来祭拜祖先保佑他们一家平平安安。年糕来自渔夫之家,爸爸和伯伯都是靠捕鱼为生,她妈妈则在家里照顾她。爸爸和伯伯每次一出海就会一个多月才回来,她童年的时候都会在海边等待爸爸的回来。现在她已经十八岁,在海边捡飘上岸贝壳做装饰品然后到城市去卖帮补家计。
“你醒来?”年糕的妈妈,捧着一碗黑色的热汤进来。 “对不起,麻烦了你们。”我起身打算想要离开。 “你给我坐下,你的伤还没完全康复。来,喝下这神医阿普给的药。”年糕妈妈将热汤捧到我面前,我已经嗅到一股恐怖的味道。
“不了,我没事了。”我拒绝。 “我说,你给我喝下去!”年糕妈妈不客气瞪大眼睛看着我,她左腰间还绑着一把柴刀。我吞了口水,心想不知我再拒绝会不会换来她把刀砍我。无法再拒绝就大口大口将那恐怖的汤喝了。
********* ******** *********
傍晚时分,我坐在沙滩上看着日落。脑海里一直回想着一刹那我背后中枪而掉入海里的一幕。当时我和齐天胜在游艇上,他是警方一直暗中调查的黑幫老大。可惜这些年他都转做正当生意,当年他干下的枪械抢夺案,还有庞大毒品交易都不了了之。这都因证据不足无法将他定罪,让他逍遥法外。如我预料齐天胜总有一天会怀疑我,在他身边工作都快十年了,却在快得到他的完全犯罪证据而被揭穿。
“凯撒,你让我非常失望。”齐天胜和我在他游艇上摊牌。 “齐大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已经无路可退。
“你要钱,我给你。你要我的女人,我都可以给你。但我万万没想到,你是狗警察的小狼狗。这十年来,我是怎样对待你?你自己心知肚明。”齐天胜甩掉手上的红酒,然后在背后拔出一把枪对着我。
“齐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想隐盖事实,却此时游艇里走出我最要好的兄弟,浪二程。
“浪二程,你说。”齐天胜扣了安全键准备开枪。
“凯撒,你原名叫陈凯翔,编号1522773Q是西区警部的卧底,在警校是一名成绩不错的学生。这是你的上司凤警师吧?”浪二程将手机抛给我,我接过来看果然是我的上司凤警师,可惜已经被枪杀身亡抛弃在一个货仓里。
“我不认识这人,浪兄你为何无赖我?是不是之前我和你有什么误会?”心里无比伤痛,却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对不起,风警师。我无法送你最后一程。
“你装屁啊!”浪二程已经不顾我们十年的兄弟情,一脚将我踢倒。齐天胜马山上前将枪头指着我的后脑。
“我今天就要为齐幫清理门户!”齐天胜准备将我灭口。
“等等,老大,这样太便宜这条走狗。现在已经将他的上司杀了,我们也将这走狗的指纹放在现场的枪械上。看来,这走狗掉入大海也无法洗净罪名。”浪二程将我拉起,一拳接一拳的毒打我。我没有反抗也没有逃避,是我麻木着放弃。警队里只有风警师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现在她被暗杀后,再也没有人能恢复我的身份。
“你为什么不躲避?”浪二程气喘拉着我的袖子,满脸牙血和伤口的我竟然发笑。
“哈哈哈,浪兄....能死在你的手里,我凯撒没有第二句。来吧,杀了我你就可以顺利上位成为齐幫的第二把交椅。恭喜!你步步青云!齐大哥,这十年来跟着你我无怨无悔。我这条烂命本来就属于你,想怎样就怎样。”这十年,齐天胜都将我看为最重要左右手,升我成为他的第二把交椅。而浪二程一直都只是齐天胜的司机和跟班,但我从没有看不起他,我们还常常在一起出生入死,吃喝玩乐。没想到如今却要死在他们的枪下,我已经将生死抛在脑后。
浪二程听到我这番话,将我推到游艇边,拔出腰间的手枪狠狠从我背后开了好几枪。而我中枪后失足掉入海里,一直往下沉。
******** ********* *********
“先生,你醒了?”年糕从市场外回来,看到她手上的贝壳装饰可以知道她的手艺很精致。 “哦,谢谢你。年糕。”我道谢她救了我。
“先生,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一定是我妈妈告诉你,她有没有对你发怒?”年糕露出非常甜美可爱的笑容。我笑了,想起刚才她妈妈凶恶的样子逼我喝下神医阿普的黑漆漆热茶。
“没什么。你叫我凯撒。”我已经不是陈凯翔,这十年来我都用着凯撒的身份过活,我觉得我比较喜欢凯撒这身份。
年糕笑了笑,扶起我一起回家去吃晚饭。我们漫步在夕阳,她说她爸爸和伯伯出海谋生让她感到担心。毕竟大海存在着无法预测的危机,渔船在大海的怀里显得格外渺小。我想起自己当卧底也如同在大海中的一条小船,如今已经被大浪打翻,只是我比较幸运捡回一条命。
饭桌上,年糕妈妈煮了非常丰富。我都爱吃她妈妈煮的家常便饭,让我想起我母亲的拿手佳肴。十年了,我没回过家看我父母。他们对我已经绝望,我不当个上班族,却去考警察。当了警察又被上司搁职,却游手好闲当个小混混。十年一个烂好汉,十年一条烂狗命。我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做了太多坏事,轮到这辈子让我身边的人都要为我伤心。吃着年糕妈妈的饭菜,又想起以前和浪二程在路边挨饭盒等齐天胜谈生意,那段日子很难挨但却建立我和浪二程的兄弟情。
“明天我就离开,谢谢你们的照顾。”我想此地不宜久留,免得警方和黑幫找到这里。 “放心。你还有伤在身,等你康复再做打算。”年糕妈妈淡淡说着。
“凯撒先生,你现在没有钱,没有联络到你的朋友,你出去会被警察逮捕。”年糕很担心。
“逮捕?你们都知道?”我好奇问道。
年糕妈妈扭开电视机,刚好新闻播报着通缉我的新闻。 “邻国警官风仪禾警官的死体被发现在私人仓库里,目前警方通过现场凶器指纹发布通缉令,前警员陈凯翔。如果民众发现此通缉犯的行踪,请马上联系附近警局。”新闻主播说着,放上我的照片。
我马上弹跳起来,抢了年糕妈妈放在桌上的柴刀对着她们说:“你们已经知道我是通缉犯,为什么你们还要收留我?是不是你们已经报警了?”此刻我怀疑他们在饭里下毒。
“不是的,凯撒先生,我们没有。”年糕急忙放下碗碟,她被我的举动吓呆。 “坐下。”年糕妈妈淡定一边夹菜吃着饭,一边命令我。
“你们都知道我是杀人犯,你们不怕我连你们也杀吗?给我钱!!我现在就走!”我拿着年糕妈妈的柴刀威胁他们俩母女。
待续 v.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