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9, 2016

雨卧风警 V.03

遇到家伟后也意味着我的存在即将曝光,我和家伟其实没有任何特别交情,必然他在离开这里后将会把我存活的消息卖给齐天胜。
“我想,你这样逃亡不是办法,不如你加入我。我会让你掌管这一区的地盘。”家伟开出非常诱人的条件。但我在江湖打滚了十年领悟到一个道理,凡是诱人的背后必定存在可怕的阴谋。
“谢了,我现在只想过平静的生活。”我边说边看着在市场摆卖装饰品的年糕,多希望能和她一样过着简单又自在的生活。
“不要那么快拒绝我。你回去考虑一下再让我知道,我们的社团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家伟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
家伟离开前对我说:“一日小混混,一辈子小混混。你要平静的生活,除非你已经躺入坟墓里,不然你永远都要为了黑道付上一辈子的代价。”
我没有回应,他这段话让我想起了已故凤仪禾警师。
在我二十一岁生日那年,我加入卧底已经三年。我们常常在不同的地点见面,而她最爱拿图书馆当见面地点。
“大姐,介意我坐下吗?”我搬了一堆文学书籍走到她桌位。
“大姐已婚了,不要乱来。”凤警师说。
“已婚最好,我爱向已婚女士搭讪。”我拉开椅子坐下。跟随我的小混混都在图书馆外抽烟等我,一来可以不让他们进来阻碍我和凤警师的见面,二来他们就是不爱读书才当小混混,一听到图书馆就会冒冷汗宁可在外等我。不过,此时曾被齐天胜怀疑,但我解释为了充实自己成为齐幫的重要任务,我必须自修来充实自己。
“拿去。”她将一份礼物推到我面前。
“什么?又是偷听器?”满脸胡渣的我笑了。
“你的二十一岁生日礼物。”她依然记得我的生日。礼物盒装着一条项链,穿着一把银色钥匙。
“哇。你们警方花大本钱,偷听器和跟踪器做得如此精致?”我心里很开心收到礼物,人生第一次收到礼物。但还是嘴贱要逗凤警师玩,她马上摆出一副黑脸看着我。
“什么你们警方?你要记得你是警察身份。”凤警师警告我,要一直记得自己的身份。
“知道啦。”我即刻戴着她送的链,幸福笑了。
“最近他有什么动静?”言归正题。
“泰国佬卖糖果和扫把给他,钱已经给了一半。交易地点和时间我确认了就会给你知道。”我翻着深雪的小说,看着密密麻麻的热血爱情故事。所谓糖果,就是飞仔毒品,而扫把就是军火。
“糖果和扫把会有多少?”凤警师比较有兴趣数量,这可以将齐天胜定罪。
“足以甜死你和帮你扫干净全国的垃圾。”我微笑。
“凯翔,现在你已经得到他的信任,你可要牢牢记得自己是警察,我怕你会因他给你的诱惑而失去方向。”凤警师认真对我说。
“如果有一天,我入魔了,你务必要杀了我。我不想我的坏,让你落泪。”我认真对着她说。从我决定加入警队,已经让我家人伤心。再从警队被搁职到过街老鼠般的小混混,我父母已经为我留了多少眼泪。我不想有一天我的迷失会让凤警师失望落泪,求她一定要将我处决。
可惜,现在她却牺牲在齐幫的枪下。那银色钥匙项链在我脖子,让我永远缅怀着她。
家伟说:一日小混混,一辈子就是小混混。
我想改变但我无奈无法回头,要是加入家伟的青蛇幫,就永远没有回头的机会。
********* ********* *********
摩多车上,年糕哼着她儿时的民谣曲。一路上,我们没有提起早上的事情。她仿佛很懂事,我不想说她就不多问。
我是老幺,有个哥哥和姐姐。哥哥是一名出色的律师,而姐姐是爸爸公司里的高级行政人员。家里只有我永远让他们看不顺眼,他们从知道我当小混混就一直杯葛我。哥哥为了照顾自己的名誉,不敢在人面前提起我。而我姐姐更是没有当过我是弟弟,我在她心里已经完全没有地位。而年糕就像似我梦寐以求的妹妹,天真又可爱。
年糕忽然开口说:“凯撒先生,停车。我想吃冰淇淋。”
我急忙刹车,停在街边的杂货店门口。她买了一支冰淇淋,开心回到我摩多车上问:“凯撒先生,你要吃吗?”
“没诚意,只买一支。”我装小气。
“不是的,凯撒先生。我不能吃冰,不然我会....我会...”她吞吞吐吐。
“肚子痛?”我忽然想起女生生理期的问题,她猛点头。“那你又买冰淇淋吃?不怕吗?”我责问她。
“请你吃,不过给我吃一口就好。”她可爱的模样将冰淇淋交给我。
“那,只可以吃一口哦。”我拨开冰淇凌外层的纸张喂她一口。
“嗯!好好吃!”她吃了一口然后兴奋握紧双拳在脸颊旁,我差点被她的可爱给迷惑。
“好了,剩下是我的。”我将她吃过的冰淇淋一口含进口里。
“啊!”她忽然嘟嘴。
“怎么了?”我口里快冰麻了而含糊不清问她。
“人家还要吃一口。”她撒娇说着。
“没有没有,不可以了,等下你肚子痛,你妈妈一定拿柴刀砍我。走啦,迟了,我们回去吃饭了。”我不理会她撒娇。
她无奈跳上摩多车后座紧紧抱着我,让我快透不过气来,仿佛在报复我一口吃完她的冰淇淋。我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回到家吃完饭。
******** ******** ********
深夜了,我无法入眠。脑海里想着家伟说过的话,还看着他给的名片。心里没有任何方向,年糕的家我是无法永远逗留,毕竟我的背景总有一天会让她们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但如果加入家伟,我当初加入警队的初衷就毁灭了。
“呜~~~ 呜~~~~ ”我忽然听到一把女声在哀怨。
“年糕?是你吗?”我起身走出房外。
“凯撒先生.....”她就趴在地上,吓得我急忙将她扶起来。
“你怎么了?阿姨!快出来!年糕好像生病了!”我急忙呼叫年糕妈妈,她从睡梦中被我的声音呼叫醒过来,马上出来看年糕。
“怎么会这样?”一直淡定的年糕妈妈忽然也着急起来。
“妈....妈..我肚子很痛....”年糕一直护住自己的肚子。
“凯撒!快送她是阿普那里!”年糕妈妈急忙决定去看神医阿普。
“好!”我抱起虚弱的年糕,跑去神医阿普的家。
经过神医一轮检查,年糕渐渐舒缓许多。而我却在外面被年糕妈妈痛打一顿,她责问我为什么给年糕吃冰淇淋。我只是静静站着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在原地让她发泄,我知道身为母亲,儿女是母亲的命根。
“对不起啦。我怎么知道她会肚子痛?我保证没有下次。”我平复了年糕妈妈的心情,换来神医阿普的大笑。
“年糕嫂啊,你也不想想这年轻人怎么知道女孩的生理期不能吃冰。你就放他一马吧。”阿普神医为我求情。
总算是一场虚惊,年糕没事后回家才向年糕妈妈解释是她嘴馋要吃冰淇淋与我无关。可是我白白挨了年糕妈妈的痛打,让她觉得过意不去。我心里觉得非常温暖,至少在她们眼里我做会我自己,她们就如家人一样打打闹闹在一起。
******** ******** ********
消息很快就已经传到浪二程耳边,一个星期后的某个下午,大渔船靠岸之际我在现场帮忙下货。远处有一位泰国男子奔跑向着我来,然后在我面前气喘说着要我马上离开这里,好像是有什么危险即将发生。
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我马上骑摩托车离开码头。码头出口处已经来了一班人,熟悉的齐幫脸孔一个接一个小混混正往我这里涌入而来。他们的表情部分是凶恶来要我的命,而部分为难和惊讶。我停下摩多车等待他们出击,他们有十几位包围着我。此时,我听到有人微声叫出我的名字:“凯撒哥。”
在他们当中有部分是以前我的跟班,部分是浪二程的跟班。他们现在应该是奉命来取我的性命,所以曾跟过我的小混混都感到为难却惊讶我依然存活着。
“给我上!”其中一名是浪二程的得力跟班下令。
我加大油门打算冲出重围,没想到他们已经准备好铁链将我拉倒在地上。然后他们手上的武器棒球棍,一挥一扫将我痛恨打得无法动弹。我拼命护住头将自己缩成一团在地上。这种痛,让我有点怀念。当年帮齐天胜打天下时,常常在街上被围殴,拳打脚踢已经是家常便饭,有西瓜刀还是棒球棍就当今晚有得加菜肴。

待续 v.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