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 2016

雨卧风警 V.05

我沉默了,此刻我已经发现车厢内有警察在检查证件。而我的证件在掉入海里时已经遗失了,这次我想大祸临头。此刻我想起身其厕所,咪咪觉得好奇,就问着有的没的。我没有回应直接离开座位到厕所躲着。
大约半小时后,我听到外面没有任何动静。心想警察应该离开下车了,慢慢打开厕所门,竟然警察还在车厢内。他们发现了我就叫我过去出示证件给他们看,我看着四周发现就快到下一个站。他们用泰语和我说,我装听不懂。他们又用英语说一遍,我摇头装听不懂。忽然,其中一名警员认出了我是邻国的通缉犯,把上想要拔出腰间的手枪制服我。我急忙按着他的手,然后笑笑说:“SAWADEEKA!”将他推开然后逃跑。
我这样举动引来骚动,我一直跑,警察在后面追着。火车已经到站,我经过咪咪刚才的座位眼角余光看到她惊吓的样子。我想她应该没想到我会反抗警察的检查,她见状立刻拿起闪光灯拼命向尾随的警察拍照让相机的闪光灯阻挡他们的视线。
“陈先生!快逃!”她大喊。我心想她有够笨蛋,这样会被牵涉成为我的同谋。 我回头跑去拉着她的手一起逃出车厢。
********* ********* **********
“哦。原来你是那位杀死高级警师的通缉犯。” “我没有杀人,我是被陷害。”我淡淡说。
“你为何不回去讨回你的清白?”咪咪和我一起奔跑着。 “没用。现在知道我身份的人已经死了。”我想起凤警师惨死的画面,感到愤怒。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卧底?我看太多港剧了,这老套的故事你买不到我帐。”咪咪质疑我。 “就连我自己是黑是白都不知道,你还是回去继续看你的港剧。”我不想多说。
我们冲下车后,逃跑有一段很长的路躲进一间商场里装情侣手牵手逛街,为了不让行人怀疑我们正在被警察追逐。
“你知道刚才这样做,警方可以将你考察怀疑是我的同谋吗?”我责问她用闪光灯攻击警察。 “你将我拉下火车,还不是一样让他们更加确定我们是同谋。”咪咪还挺爱顶嘴。
我们到广场逛了一些时间,趁还没被警方发现,我和咪咪都换上了新衣服和买了一些水和干粮。咪咪为了一件上衣和店员杀价很久,我实在看不下去就给了钱。她瞪着我问为何多管闲事,女人杀价,男人靠边站。
“大姐,你再这样杀下去,警察就赶来了。你是不是要警察帮你付钱?”我拉着她急忙想离开广场。 “怎样?我就是爱杀价。你刚才再给我多五分钟,至少能拿到半价。”她唠叨说着不停。
此刻警方果然已经追赶抵达广场门口,我们在二楼已经看见也被他们发现了。逃跑是唯一的办法,我们往广场后门跑去 ,那里是通往住宅区和一片森林。当抵达广场后门时,我停下脚步对着咪咪说:“现在换上了新装,你在继续跟着我会有危险。我们就在这里分开,你自己小心。知道吗?”
“你打算去哪儿?”咪咪喘气说着。 “我去哪里已经不重要,你自己小心。”我接过咪咪手上的水和干粮说。
“你....你保重。”咪咪愣了。 “谢谢你。如果有机会,我会和你分享背包客旅游经验,虽然我之前没有过,但我想我现在即将开始我的旅途。咪咪,再见。”我背起行李,转身就离开。
咪咪在我背后拿起相机按下快门,我仿佛就在她镜头里渐渐消失。如果旅行有咪咪这样的朋友,我想一定不会闷死,可能会被气死。但现在我是在逃难,遇上她也算是我人生里的小精彩。
******** ******** ******** 
通往住宅区的后方向是一片国家保护森林,之前曾来过这里帮齐天胜交易一批军火,所以要偷渡回去自己的国家对我来说应该不是问题。那里森林的方向和崎岖不平的路我大概知道如何穿越检查而度过边界。只要我能成功回到自己的国家,就能找会自己之前收藏齐天胜的犯罪证据然后铲除齐天胜再找出杀了凤警师的凶手。
森林里渐渐进入黑暗,在漆黑树林里寻找方向仿佛就如在自己的内心寻找自己的初衷一样。当年新加入齐幫,热血澎湃为了正义和打击罪恶奋不顾身得到齐天胜的信任。可是,日子久了心中那团火焰渐渐变弱。总觉得自己拥有这一切是当上一辈子的警察也得不到的物质,好想放弃自己的初衷堕落在腐败人生里。
我需要光,一道能照亮内心的光。我需要从黑暗走出来为凤警师讨个公道,但这道光却在我人生尽头离我而去。我一次绊倒后就可以再起身,但屡次失足后依然还有谁能将我拉一把再站起身吗?我必须对人生的初衷有一个明确的交代,是黑还是白我都必须足以让自己说服自己。
人生就如逃亡一样,一直和时间赛跑。
眼前抵达一道河流,只要渡过这里我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此时,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心里出现一个女孩的模样,是年糕。不知道现在的她过得如何,家伟有没有在她身边陪伴和保护着她?这一切多余的疑问,如今已经不是我应该提出的疑问。她是个善良的女孩,一定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再见了,年糕。
我转过身加速奔跑跳入河里游泳渡河,冰冷的河水将我宁乱的思绪给冰冻。此刻脑海里浮现许多快乐的画面。曾在警校里得到最佳学员的成绩,得到凤警师的提拔再暗地里离开警队当卧底。曾在大街上带着百多位小混混大开杀戒为了争一口气,曾在众多的叔伯面前得到齐天胜的提拔和奖赏。我也曾和浪二程被警方追捕一起奔驰跑车摆脱警方,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
终于到了对岸,我还以为要开始自己的任务。结果,眼前出现一道光照着我。
“警告!马上将双手举起!不然我们会开枪!”通过大喇叭播报着,我用力睁开双眼看着灯光的来源。一群身穿士兵的衣服将我包围,然后将我压在地上勾住了我的双手。
“额。”我痛苦的被压在草地上。
“队长,目标已经落网。”某位士兵通过通话机报告。 “是,知道。” “把他带走。”
我被他们压上兵车上,全身湿嗒嗒的我正打算如何反抗逃离他们的逮捕。我眼神在看着兵车上的出口和士兵的座位。在摇晃的道路上,我看着时机的到来,就在兵车驶入一个小斜坡的当儿,我站起身用自己的身体去撞击我身边的兵士,然后急忙把起身向车后跳跃。
无论掉下去会有多危险,我都不想被守在边界的士兵押走。
“抓住他!”正当我想跳跃,被两名车尾的士兵压在车上。我奋力挣扎着,他们人太多加上他们是特训兵种,让我无法顺利摆脱他们。
“够了!”其中一名像似队长的士兵喝令,他挥手命令他们将我拖到他面前。 “你最好给我聪明一些,这里是森林保护区,外面比这里更加危险。”他警告我。
“你们为什么逮捕我?我只偷渡而已,无需劳师动众。”我还在挣扎想摆脱。 “我们的任务就是将你押到兵营,其他的事情我们是无权得知。”那队长将我拉起靠近他的脸,小声警告我说:“无论如何,如果你再给我反抗一次,我就会将子弹穿过你这颗脑袋。知道吗?”
我挑战瞪着他说:“那你就让子弹飞吧。”
“噗!”顿时我吐出牙血,他不留情的一拳猛击在我左脸。 “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你们全部给我打起精神!不要让目标再次逃跑!不让我枪里的子弹都会无情穿过你们的头脑。”他下令后,其他士兵马上遵从队长。
********** ********** **********
兵营的监牢里,老鼠和蚂蚁在地上忙着寻找今晚的晚餐。我孤坐在一旁冷眼观看,士兵给我准备的一顿晚餐。白饭加咖哩汁搅拌,还有一块山鸡肉在一旁和野菜当装饰品。士兵们仿佛在等待指示,但却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吃了一口饭和咖哩,原来当人饥饿的当下任何事物都是美食。但我是面临死刑的囚犯,我不甘心就在这里等死。躺在地板上,望着监牢外的士兵来来往往,脑海里想着一万个可肯来逃脱出这监牢。
待续 v.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