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 2016

雨卧风警 V.06

“编号1522773Q,陈凯翔。”凤警师的声音。 “在!”我不知觉回应。
“你要切记你自己的身份,你是警察。”凤警师出现在我面前。 “凤姐!你还好吗?说!是谁杀了你?我一定帮你报复!”我激动抓着凤警师。
“你是警察!不可以做犯罪的事情!”凤警师眼神坚定看着我。 “我不理!警察又如何?难道警察就要这样死里偷生?到处逃亡吗?难道凤姐就得牺牲自己吗?”我怒骂着,凤警师摇头叹气。
“我们的目标是铲除齐幫,难道你忘了?”凤警师提起我们当初的任务。 “我已经没有身份,没有江湖地位。我好累,为什么我会走到这地步?”忽然一股抱怨涌入心里。
“放心,我们一定能铲除齐幫!你要坚持!不要让我的生命白白牺牲!”凤警师推开我,然后转身离开。 “凤姐!凤姐!”
呼叫中我惊醒,天色已亮。自己依旧身处在兵营中的牢狱里,刚刚梦里的凤警师如此逼真,我想一定是我太想念她。老鼠和蚂蚁趁我睡着偷偷霸占我昨晚剩下少许的晚餐,我无趣用脚踢翻了碗碟赶走老鼠找吃。
“直升机快到,马上将犯人带出来。”那位队长出现在我牢房外的门口。 “你们要带我去哪?”我起身问。 “离开这里,到你应该去的地方。”队长冷酷说。 “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追问后,队长没有理会我,就离开了监牢。
果然不久后,听到直升机从远处飞来的声音。我双手上扣被带走上来直升机,机上全都是警察。一路上我一直问要去的目的地,但是机上的警员都不回应我。直升机越过了森林,一直前往城市飞去,我看到了许多建筑物和住宅区。大约两小时后,抵达警局总部的顶楼。眼前还有一排特种部队在待命,看来我是要犯才会出动到特种部队。
“进去。” 我认得出这里是中央总部警局,他们解开我的手铐要我在一间会议室里等待。我想,这次可以有机会逃跑。但是,会议室在二十二楼,要逃出这警局不简单,戒备系统还有顶楼看到的特种部队人员,就算我有翅膀也很难飞出这里。
********* ********* **********
“你好,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一把熟悉女声,从会议室门打开对我说。我原本在看着窗外计划逃跑的路线,回头一看却惊呆了。
“是.....是你!你也被抓来这?”我眼前就是在泰国火车上遇到的旅游记者,咪咪。
“咳。你们先出去。”咪咪命令身边的助理回避一下。“你一直看着窗外是不是又想逃跑?”咪咪对着我露出熟悉的笑容。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开始觉得很混乱。
咪咪拉开椅子坐下说:“咪咪不是我的真名,我叫甘如饴,是取代凤警师职位的新总警师。编号1522773Q,陈凯翔,报到。”
“在!”我想竖立向甘警师敬礼,右手掌在额头上的姿势让我仿佛回归为警察的身份。
“很好。凤警师在出事之前已经有将你的资料交了给我,我相信你这十年的卧底身份已经有齐幫足够的犯罪证据。在恢复你警员身份之前,除了你必须将你得到的资料交给警方以外,我还有一个任务要你去完成。”甘警师翻开手上的资料,认真发出指示。
“请说。”我依然竖立在她面前。
“凯撒的身份,我们已经和泰国警方合作发放你被警方歼灭的信息。为了让齐幫了结追杀你的命令,接下来我们得到情报齐幫和泰国黑幫普特隆合作卖一批军火到东欧。但我们会安排你去冒充东欧买家和他们接触,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甘警师说着,我却不敢做声。毕竟她和凤警师不一样,我们虽然见过面但对于合作的事情都还不熟悉。
甘警师发现我沉默就看了我一眼然后自己偷笑。 “甘警师,为何你偷笑?”我好奇问。 “对了,你需要接受医生检查吗?”甘警师问。 “检查?哦,我这皮外伤没什么。”我摸摸自己的下巴,昨晚被士兵队长挥了一拳,但没有什么大碍。 “不,我是说你镜头过敏症和分享过敏症。”此刻,我们不约而同笑了。
********* ********* *********
凤警师的墓碑前,我脱下墨镜献上一束她最爱的满天星。在她生前的每一个情人节,我都会订一束满天星送到警局去给她。附上:你就是星星一样灿烂,在夜里发光发热。 希望现在的她会在天上发光发热,守护着我成功将齐幫一网打尽。在墓碑前我沉默了许久,好想花多一些时间陪伴着她。十年来,在偷偷摸摸的情况下见面,为了交换资料和情报。回想起,我们没有一起正真吃过一餐饭,也没有一起合照过。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通过甘警师的安排,每天我需要花上三个小时上妆化身成为东欧捷克国家的富商。名为VOJTECH,含义是逝世的士兵安慰,为了纪念离开我的凤警师而取的名字。在镜子里,一头金黄色的假卷发,带上假人皮而缩造的假轮廓和胡须,还有碧绿的假眼瞳,一看之下已经不是我自己。甘警师为我挑了一件合身的西装副,我却一边带着耳机努力学习捷克语。
经过三个月暗地里安排,齐幫和VOJTECH开始有接触而开始谈起了生意。我常常装扮成捷克人带着自己的跟班出现在齐天胜的酒吧,在齐幫十年之余当然对他们的运作非常熟悉。只要是谈生意,一定要和齐天胜会面应酬。起初我还非常担忧自己的身份会暴露,还好甘警师安排了顶级化妆师帮我改头换面。我只需不断学习捷克语,其中一位同事宗华饰演我的跟班会替我翻译。这样他们就看不出我的正真身份。
“VOJTECH先生,我总觉得你很面善。”齐天胜喝得有点醉意对我说。
我大笑,对着他说了一段捷克语。 宗华马上帮我翻译说:“VOJTECH先生说,这就是华人所谓的缘份和有眼缘。他也是觉得和齐老板聊天是一件非常舒服自在的事。”
“哈哈哈,虽然你是外国人,但我很荣欣有你这朋友。”齐天胜举起酒杯敬我,我再说一段捷克语。 “我老板说,齐大哥是他第一个亚洲朋友,所以他希望后机会能邀请齐大哥到他府上游玩。”宗华说。
“好好!只要我们的交易顺利达成,我一定会抽空到捷克国去开开眼界。”齐天胜又喝了一杯。
这时我失陪到洗手间去。熟悉的环境,就连齐幫的秘密通道的密码我还是牢牢记住。 今晚我看到以前熟悉的兄弟们却无法打招呼,洗手间的落地玻璃里的人已经不是他们的凯撒哥,而是已经化妆的捷克富商VOJTECH。我整理一下自己的西装,打算要回去包厢时却遇见杀我的浪二程。他刚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带着一群小混混经过我面前。我们四目交接,他忽然停下脚步回头望着我。
“先生,你很面善。”浪二程的眼神里露出疑惑。 我微笑没有回应,这时齐天胜从包厢走出来,见到我们在走廊里,马上拉着浪二程介绍给我认识。
“VOJTECH先生,这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浪二程。”从齐天胜口里说出最得力助手已经不是凯撒,而是浪二程。我心里有点难受,但我现在目的却是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你好。VOJTECH先生。”浪二程伸出手。 我愣了很久,没有握上去。心里万分复杂,从兄弟变成仇人的浪二程,将与我一辈子对立。 “老板。”此时,宗华出现在我耳边说了一些话。
我眼神一直盯着浪二程,然后点头说了一段捷克语。 “非常抱歉,齐老板。我们必须要离开,因为我老板还需要赶到下一个会场。”宗华抱歉说着。 “不会,不会。我们下次再来喝酒,浪二程,帮我送VOJTECH老板。”齐天胜说,我主动上前给他一个拥抱。
回想起我第一次拥抱齐天胜是在华商公会外面。那时候,我们去和华商公会要分地盘,结果他被开了两枪。我奋力一边拖着他离开,一边开枪反击。原本以为他就这样离开,我不甘心见死不救,带他回到幫会急救才保住他一条命,因我想要亲手逮捕他。
就在刚刚拥抱的一刻,我感受到他背部的枪伤。还好甘警师特别交代帮我改妆的师傅一定要想办法遮盖我背部的枪伤,就连摸过去也不会有察觉到。
待续 v.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