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6

天桥上灌篮 v.05

鱼饵又被鱼偷吃了。

我开始把鱼竿收起来,没心情钓鱼躺在石头上望着蓝蓝的天空。
这几天在家里休养,不然就在“心岭时”发呆。
可是陪老头钓鱼还是一样无聊,我好想回到球场。
在努力一次,应该可以再荣冠得分王。


***********************

在逖芬妮那边,好像风平浪静。
记者也没出现在我家,媒体也没有报道了。
我终于开始可以平静生活。

修养一个月,开始回到球场练习。因为大家多数是半职业球员,练习时间都在晚上。
老头还是一眼观七,谁出错就被老头的唠叨功震破耳膜。
正选除了我,还有皮仔和文文,我们都打前锋位置。
中锋有小黑和阿利,他们是球队正副队长。
恐龙,阿森和小胖当后卫。老头将其他候补球员当二线。


练习到十点半晚上,疲惫的离开球场。
多数球员拥有幸福的爱人在球场外等候,然后就二人世界吃夜宵。

我和队员道别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心岭时”去。
今晚开始练习,还不能完全发挥之前的水准。
扭伤的手还在疼痛。

“喂!”我背后被拍了一下。

以为风平浪静了,怎么她又出现了。
名模,逖芬妮。

“陪我吃夜宵。好吗?”

“不要。”我不理会她一直往前走。“明天报纸又会有故事,你回去啦。”
芬妮一直在后面跟着我。

“对不起,我知道我妈来过,她说的话有点难听。”芬妮拉着我的手,低头道歉。“请你原谅她。我希望你不要逃避我。”

心岭时的二姐,准备好绿茶咖啡放在我和芬妮面前。我无聊搅拌着,她静静望着我。
我们之间仿佛不曾静静坐在一起,从未了解过对方是怎样的人。
俩人好陌生,我脑海不停寻找话题。
今天天气好吗?
今天工作怎样?累不累?
这咖啡好喝吗?
然后。。。。很夜了,应该回去休息了。
我想好怎样开始和结束话题。

“今天你的练习还可以吗?”芬妮问道。
“我。。。还好啦。”咖啡杯里的汤匙停止搅拌,她先开口。

“我妈一直不让男生接近我,怕绯闻会毁了我现在的事业。虽然我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可是我连初恋都没有体会过。”芬妮开始了她悲痛的故事。我没做任何回应,听着她的故事。

“从小爸爸离开了我们,妈妈很怕我遇到一个像爸爸这样不负责任的男生。她用尽办法打发我身边所有靠近的男生,深怕他们伤害我,就如爸爸当初那样伤害妈妈。”芬妮的眼里,我看到泪水。

“工作的环境下,根本没机会去认识朋友。名模与名模之间都于面具来交朋友,我根本没有什么交心的知己。妈妈紧张我被人利用,怕不小心成了媒体的笑点。”我静静的聆听。

店快打样了,二姐和其他侍应生在收拾。我看着他们,其实大家都很好奇我们在谈些什么。毕竟我第一次带芬妮回来心岭时,难免大家会格外的好奇。二姐向我打眼色,要我打发芬妮离开。我明白二姐的想法,芬妮的妈妈来过后,二姐开始对她们抱着反感的态度。

“我们不是乞丐,不稀罕你们的施舍。给我离开这里!”

二姐当时向那班想贪夺爸爸财产的远亲说了这句话。当我还是小学生,双亲就车祸离开了我们。二姐一直在保护心岭时和我,不想我的童年变成黑暗。当时我们很穷,爸爸的债务是二姐一个人去承担。心底很尊敬二姐,就像母亲那样。

芬妮的背景和我很相似,只是母亲过于爱护造成芬妮失去了自由。
我却渴望母亲还在我们身边,至少二姐可以寻找自己的幸福。

“可以和我交往吗?”芬妮忽然问我。

我回过神,她手握着我。

“我。。。 我是认真的。”芬妮诚恳的眼神望着我。

我的理智去哪里了,快回来,快回来啊!我内心大声呐喊。此刻,我的寂寞真的会答应和她交往。

***********************
待续
v.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