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8, 2016

天桥上灌篮 v.14

那天下午,我载着小鬼们到疗养院去探望芬妮的外婆。
我们买了许多日常用品,虽然我和芬妮没有联络了,外婆依然是我很想关心的人。
芬妮外婆孤零零被寄放在疗养院,我非常了解外婆其实很希望可以和自己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开心渡过晚年。可惜,她默默接受这一切。


到了疗养院,那里负责人帮忙搬送给老人的日常用品进去。小鬼们第一次到疗养院,和其他的老人聊起来。老人与小孩,这画面我看到温馨的味道。小鬼们和老人玩象棋,打理花园。我希望这样可以让学生们知道帮助有需要的人,塑造更好的人生价值。

自己往后院走去。外婆依然在她果园里打理。

“外婆。”我的出现让外婆开心又惊讶。

我们坐在凉亭里,听着外婆说心事。


“小狼,芬妮她一定让你很伤心。”外婆知道我们的事情,她又说:“你不要怪芬妮,一切都是那兰西的不对。”

我笑笑的握着外婆的手,说:“外婆,我没有怪任何人。我现在很好,我带了一班小朋友来探望你们。”

“外婆。”熟悉的声音,在我们后面。
外婆口中叫出芬妮的名字。
我和芬妮终于见面了。


***********************

热透的下午。
小鬼们在花园里跑来跑去,逗得老人开心大笑。
风微微吹过。
芬妮和我静静坐在凉亭里,彼此不知如何问候。


“对不起。”沉默了两分钟后,她才开口道歉。
“你不会要我回答“你要负责吗?”,还记得当时我入院,你第一次来看我,我误把你当妖怪打伤了你。”我笑笑说起往事。

彼此笑了起来。

“最近很忙?”当笑声停止,我无聊问着。

“嗯。赞助商的广告,还有一些活动。”芬妮看来比以前憔悴许多。我没有勇气问她还爱我吗,更没问我们可以再重新开始吗。

芬妮看着那班小鬼,问着:“他们是你的孩子吗?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对不起。”
她忐忑不安,开始慌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哈,我没这么有福气,这班小鬼是我的学生。我现在教他们篮球,下星期是他们第一次出赛,也是我第一次领队。你有空可以来观赛。”我看着他们开心奔跑,说着和他们相处的好笑事情。芬妮只是静静在听,我感受到她很内疚。

“小狼。”她忽然叫我的名字。我望着她,很久没听到芬妮叫我的名字。

“对不起,我很弱。”芬妮靠在我肩膀,双手紧紧扣住我右手,又说:“ 我捍卫不了我们的爱情。”

捍卫,这爱情已经毁灭了,就倒塌在微弱基础下。
我们没有努力说服对方,一起去捍卫这段感情,草草了结了不稀罕的爱情。
现在留下的遗憾,我希望有十足的勇气再牵着她的手,离开她被当牵线木偶的天桥上,一起远走高飞。

“哈,你要吃火龙果吗?”我马上转开话题,带过刚才尴尬的场面。

芬妮坚决要我给她一个答案。
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我们还是变成朋友。

那班小鬼开心了一天,在回家途中还叽叽喳喳笑说刚才疗养院里的事情。

“老师,芬妮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吗?” 胖胖安安又挖着鼻孔接下去说:“我姐姐很喜欢芬妮姐姐,她很漂亮。芬妮姐姐会来看我们比赛吗?”
一个接一个问起芬妮和我的关系,阿达和为立他们都是芬妮的粉丝团会员。芬妮的魅力连小学生也疯狂。

我没有逃避,回答他们说:“老师和芬妮姐姐是很要好的朋友,因为一些误会所以很久没见面了。今天很巧合遇上了。我告诉你们,最好给我打倒隆格队,自信进军联赛。老师对你们的期望很高。不可以给输给我看。知道吗?”

当我一边开车,一边认真训话。
小鬼们都没注意,还是问了一大堆问题。害我在车上差点反白眼。

二姐姬娜知道那班小鬼和我到过疗养院,也知道我和芬妮见过面。她把我拉到心岭时的后巷问话。
她很担心我再和芬妮纠缠不清。我们经过太多事情,是时候放下就要放下。拖拉一辈子的感情,对大家没什么好处。


***********************
待续
v.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