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0, 2015

初恋鱼丸串 -- 第七串



时间悄悄离开。
我们从毕业典礼到今天已经有两个月。
许多时间不断在这两个月发生。
李国良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没等成绩出炉就到加油站打工。
虽然工资不多,但他每天在研究汽车,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当一名赛车手。
林聪荣和汪小燕开始交往,没想到林聪荣追到手。
竟然忘记我们曾经打赌输的一方要请吃一个月。
其实,他减肥成功后,汪小燕更担心惹别的女生爱上林聪荣。
所以他们到那里都形影不离。
校门外卖鱼丸的阿姨结束生意,和自己的孩子搬到城中享天伦之乐。
让我无比怀念一串鱼丸的滋味,回忆中学所有的事情。
这也包括她,林晴晴。
两个月里,失去联络。
无法知道现在的她过得如何,但,我深信,成绩出炉那天,她一定会回来。
至于我,至于两个月里都在找升学资料。
希望可以进入好的大学。除了忙未来,我有空闲时间就会想念林晴晴。
虽然常常一个人呆在咖啡屋,一个人漫步来会学校的方向。
总是失望见不到林晴晴的出现。
政府发通知书,我中选去参加国民服役。
这次入营须三个月,大约拿了成绩就必须要准备入营受训。
林聪荣也一样收到通知书,打工的李国良就开心没有被选上。
“小燕会等我出营,然后去旅行。”林聪荣自豪在说着未来幸福的事情。
我望着窗外行人,心情有点低落。
咖啡桌上已经没有堆满参考书。
坐在身旁的也不是林晴晴,在海与天空的另一边,是否依然呼吸着充满红茶味的空气。
---------------------------------------------------------------------------
年终大考成绩终于出炉了。
我约了林聪荣一起重回学校。
李国良却在加油站工作,无法一起领成绩。
其实,他心里有数自己的成绩会是如何。
我心里万分紧张,不是因为成绩能否超越林晴晴。
而是期待再见到林晴晴,思念的心情盖过成绩的结果。
“仲汉!!!!”
一把老人声音从我后面传来。
我脚步刚踩入课室,回头一看,是老头校长。
“校长。”我望着还是老样子的校长。
“仲汉!!!”校长靠近,眼带泪光,下一秒用力紧紧拥抱着我。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吓呆了。
林聪荣和汪小燕马上帮我拉开这怪老头。
“干嘛?校长,不要以为我毕业了不敢动手打你!”
我装凶的样子。
成绩榜上,造成校长疯狂举动。
全校十名榜单热腾腾出炉,
林晴晴,第六名。
汪小燕,第四名。
我竟然发现,全校第三名出现着如此熟悉的怪物名词。
全校第三名,王仲汉!
刚才非常有义气拉开校长的林聪荣,突然疯狂重复校长紧紧拥抱我的举动。
“仲汉!仲汉!真的是你,这次入了十名!还在三甲内!超越了林晴晴!哈哈哈哈!太强了!实在太强了!”林聪荣高声欢呼。
这是高兴的事情,
应该开心的事情。
一个怪胎,全校五百名以外,竟然可以进入三甲。
可惜,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适合配戴。
一个单纯交易,六个月交往约定。
可笑,女主角还在另一片天空为她爸的病奔波劳碌。
我连笑都觉得麻木无味。
--------------------------------------------------------------------------
太阳慢慢升到空中,将白云都溶化了。
夏老师和我在格斗场上观看校园最后一眼。
也许觉得自己没有机会再回来。
“老师,我将入营受训。”我手里成绩,安静的心情开始我和夏老师的谈话。
“你被选中?不错,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训练,你可以学习很多课外知识。”
夏老师拍拍我肩膀,想看到我莫名被晴晴踢出场的沮丧表情。
“林晴晴。。。。。 她会来拿成绩吗?”我开口问。
夏老师微笑摇头,没有人知道她是否会出现领取成绩,更没有人晓得她的近况。
如果花儿从树上掉落,请风将它吹到校门口。
如果晴晴从远方归来,请天空放晴让我知道。
夕阳将人影拉长,思念的心就停留在校门口。
林晴晴始终没有出现,钟老师与夏老师看着失落的我,给不上任何安慰。
全校第三名的怪胎,坚强微笑和同学合照留念,故做自己兴奋。
史无前例猛进全校三甲。
林晴晴!
你再不出现,我要加长我们之间的约定。
不再是六个月,而是我这一辈子,只想和你在一起。
一个人无聊在街上恍着,心情没有回家的念头。
手上拿着一份对得起老妈的成绩单,却反常不回家。
以前成绩烂得无可救药,被老妈用麻将猛敲头的日子。
回想还蛮搞笑。
啊!
林晴晴,你好狠!
一去就失去任何消息。
刻意绕去林晴晴的住家,还是没有开灯,失望往回家路途起程。
-------------------------------------------------------------------------------
“SURPRISE !!”
“喂,你去了哪里?”
“怎么这样晚才回家?”
“全部人都在等你,你看,校长都来了。”
一句接一句,我家拥挤人潮。
林聪荣和汪小燕,刚放工的李国良,可恶的老头校长,钟老师和夏老师,老妈和麻将友阿姨们,还有一位不认识的中年人对着我微笑。
“儿子!”老妈紧紧拥抱着我,说:“这次老妈以你为荣,终于考到这样好的成绩!你是老妈的好孩子,乖孩子!”接着回头对着麻将友阿姨们自豪的说着:“我儿子全校第三名哟!哈哈哈!是第三名!哈哈!”
原来为了庆祝校园怪物变成优秀生,特别为我搞庆祝会,加上三天后将出发入营受训三个月的欢送会。我开心但发觉自己的笑声有点伪装。
“仲汉。。。”那中年人开口,声音有点发抖。
样貌熟悉,但强烈的陌生将记忆删除。
六尺半身躯向我走来,微笑像似刘天王。
我望着老妈,她幸福目光散发着快乐讯息。
“老妈。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我责问。
“男朋友?”老妈猛敲我后脑,接着说:“你老爸也不认得。”
天啊!
在我六岁就离开去当水手,也好我一直怀疑他应该当上了海盗的失踪老爸。
怎么突然回来!
“老爸?”我抚摸自己的后脑。
“儿子,老爸以你为荣。”那中年人与我握手。
感觉复杂。
十多年没有见面,音讯全无的老爸,竟然和我坐在阳台喝着啤酒赏着月亮。
我沉默许久,因为在我人生方程式里,还未发掘如何与失散多年的老爸打开话题。
桌上啤酒开始冒汗,
我喝了口来壮胆打开话题。
“老。。。。。爸。”称呼后,觉得有点僵硬。
“老妈。。。。是你唯一的女人吗?”这是废到极点的烂问题。
但,我觉得水手一定会在不同国家遇上不同的红颜知己。
相恋后,可能“发明”了一个像我的怪物。
“哈哈哈。”老爸没有回答。
“仲汉,你有女朋友?”
“女朋友。。。 应该有吧,算有,又没有。”我懊恼灌大口啤酒。
老爸没有追问,只是留下一句启发我这辈子的话。
“只要彼此心中存放着彼此,无论天涯海角,约定总有一天会实现。”
水手老爸的话好深奥。
总有一天,会实现?
三天后,我就入营到南部受训。这“总有一天”是历史不断播放着从前,才能完成今天的句点吗?
-------------------------------------------------------------------------------

待续 第八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