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 2015

初恋鱼丸串 -- 第八串



坐上往南部的列车,眼前的林聪荣泪洒满脸,对着窗外的汪小燕挥手告别。
场景就像一对小夫妻离别的悲伤剧情。
肉麻的林聪荣,在列车窗用口腔呼出一层雾气,有手指写上“我爱小燕”四个字。
我差点将早餐吐在他脸上。
林聪荣擦去泪水,对我说:“这辈子我只爱小燕一人。”
废话!
我也只爱林晴晴一个。
只是她一直不出现,我没有机会在车窗喷雾气写肉麻的告白。
南部真是一个好地方,山水在森林四周。
我们开始受训,有课程旁听,有实战演习,更有分组进行各种比赛。
全营最壮的男生非林聪荣莫属。所以在体能训练,他都超越其他成员。
只要进行比赛时,有他在,胜利在望。
训练营生活非常有规律,早起训体能,下午听讲座会,晚上到森林探险。
我和林聪荣变成营会里的强人。
每天三百下掌上压,跑步五公里远。
这些都成为我和林聪荣每天必做的项目。营会里的训导师将我们推荐最佳学生,打算要我们出赛参加铁人三项。这是营会与营会之间的一场友谊赛。
--------------------------------------------------------------------------
星空闪,
轻轻微风吹过我和林聪荣的脸颊。
“仲汉,我好想念小燕。”已经一个月过去,在营会没有多余时间和外界联系。
“嗯。”我合上双眼,躺在月光照射的操场上。
“你有想念林晴晴吗?”他问。
“一点点。”其实很多。
每五秒都会想起她一次。
心,好累。
“虽然分开,但,我和小燕的心里是紧紧相依。第一次知道思念的滋味。如此难受,小燕,我好想你的温柔。。。”
渐渐在林聪荣的肉麻思念睡着。
距离,
总是爱情的毒药,我曾经自私想过,
林晴晴会来也许早已经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要潇洒忘记她,不让她看到我心中有多想她。
其实自己现在确实超越林聪荣想念汪小燕的倍数更多更深。
流星划过,我却忘了许愿。
---------------------------------------------------------------------------
铁人三项终于开始了,这比赛和国际正式比赛较小,距离也缩短。
第一项四百米游泳,在南部出名的海边进行。
第二项脚车赛,十公里路程上都在森林旁的大道。
第三项跑步五公里回中央营会。
一共五个营会,各派出二十人参赛。
一百强人三项,教官希望可以让我们发挥体能的极限。
十名先完成三项者将获得奖金和奖状。
我和林聪荣观看四周选手,实力非常强大。
“仲汉,我们一定要完成,一直奋斗到终点。”
林聪荣在人群中彼此鼓励。
这场比赛也吸引当地居民来观看。海边也围满人潮。
“哔!”开始了。
全体参赛者冲下海,有一群教官在四百米外等待观察。
咸咸海水,试着用力去前进。
大浪一波接一波的向我们攻击,好壮观的场面,一百人冲下深海再回头游上岸。
“啊!”林聪荣突然爆发,上岸领先开始脚车赛。
我却在后头猛追。
接过休息站的水,开始看到其他参赛者的疲惫,就是看不到林聪荣的影子。
心想,这次他一定成功。
一百名参赛者,各自都为自己营会争光,拚命踩脚车越过森林旁的大道。
天空一直放晴,我的汗水溶入海水滴在奔驰大道上。
望着一路上的风暴,我又想起林晴晴。
如何才能把她放在心底深处,不让她一直在我脑海里舞动着,勾起我深深的思念。
迎面而来的强风,双手紧握脚车握把,脚猛踩往前方从去。
终于到第三项转换点,身边的参赛者越来越少。
丢下脚车,接过矿泉水,马上淋湿自己身体降温。
开始第三项跑步回中央营。
进入中午时分,太阳暴晒在头顶,快爆了!
人生就是如此。
为了目标用尽力气达成。
我想快达到终点,眼前还未见到终点。
为了林晴晴,改变自己腐败的个性,
考进全校三甲,只是为了和林晴晴交往。
可笑,我没有再见到林晴晴。
终点,就在眼前,
我用力做最后冲刺。
终于,第十五名完成比赛。
我崩溃做在地上喘气,眼睛探索林聪荣的身影。
“仲汉!你好慢哦!不要再告诉别人说你是格斗王。哈哈。”林聪荣慢慢走到我身旁。
“死仔,你是铁人,我才没有你这么疯狂。”我接着说:“跑第几?”
他嚣张挺起食指,说:“当然是第一啦。没有挑战的无聊游戏。哈哈。”
我躺下,无力理会那嚣张的铁人。
他说着奖金要用在出营后和小燕去旅行的计划。
我想,这是他主要的原动力。
“欢迎我们的铁人归队!”教官在大营外和其他队友热烈欢呼我们的归来。
除了我们,还有三位一起参赛的队友光荣走进大营。
看着大家的笑脸,早上的辛苦都是值得。
我们尽了全力,林聪荣更加倍得了第一名回来。
------------------------------------------------------------------------------
疲惫的一天,进入深夜的天空。
“呜~~~~”
铁人林聪荣,竟然在深夜偷偷哭泣。
“你干嘛?”我用力踢上层的哭包铁人。
“呜~~~~”他还在哭。
早上铁人般呼喊冲刺到终点,晚上变成尿床的小孩般偷哭。
三更半夜,我被他怨鬼哭声吵到无法入眠。
起身看看他,却让我看到这辈子最爆笑的镜头。
一把眼泪加一把鼻涕,哭得脸赤红,还开口对我说:“我很想念小燕。”
我搔弄自己的阿兵头,做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
待续 第九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