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4, 2015

天桥上灌篮 v.03

医生检查后,决定要我留院。脑部稍微的震动,加上左手扭伤。二姐担心的眼神,一直在唠叨着。其实当时的情形我只记得逖芬妮的样子。名模怎么会来看比赛?还拿着我恶心的海报。一定是她,让我完全分心。

二姐姬娜赶回去开店了。

左手包扎着,右手握着遥控器,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原来这医院没有漂亮的护士。

“你们不可以进去,病人需要休息。”外头传来吵杂声。 一大班的记者闯进我的病房,不停的拍照。我还没摆好姿势,还没化妆,灯光不停的闪射着我。我还来不及反应。

“小狼先生,可以解释下你和逖芬妮的关系吗?”一位女记者问道。
“你们是情侣吗?”又一名记者问。
“她来看你的比赛,你们发展到怎样的地步?”我睁大眼睛,脑海一片空白。一题接一题,我考试都没有回答过的问题。



又是那个逖芬妮。

经过护士和保全的合作之下,那班“考官记者”终于离开我的视线。

天色慢慢入夜,我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记者。他们还在徘徊着,心里很无奈。
刚要重心好好过生活,就被这名模闯进我的人生。

“我们来关心今天的体育新闻,名模逖芬妮第一次出现在区域篮球联赛。”声音甜美的陈主播在报告着晚间新闻。“布朗队的前锋,小狼在这次的比赛赢得了得分王。据报道,名模逖芬妮第一次到场支持小狼。虽然比赛临结束前,小狼发生意外送入医院,但本台记者在医院等候多时还见不到名模的踪影。我们来看看报道画面。”

我狼狈的样子出现在银幕上。



哇!



我内心呐喊。

手机在这一刻响起。

二姐姬娜的来电。

“逖芬妮和你交往吗?”二姐淡淡质问我。

“不是。。。二姐,我不认识她。”躺在病床上,我遥控着床。

“今天许多记者到我们的店来,如果你们真的交往,带回来吃顿晚餐。”二姐还是淡淡的语气。

随便的回应二姐几句,盖上的电话。不知不觉的入眠了。


***********************


“小狼。。。”我在做梦吗?



“小狼。。。”我真的听到有人在叫我。



“喂,来看你啦!”有人碰我的身体。


这感觉冷冷的物体在我背部,难道这病房不太干净。
我右手紧握电视遥控器,准备翻身攻击这半夜妖怪。

一。。。。。。。。。
二。。。。。。。。
三。。。。。。


好一个回身一击,打中半夜妖怪的头。

“啊~~~~~~”妖怪惨叫了许久。我今天就在此地将你解决吧!接招吧!


第二招,停留在半空中。

上帝又在开我玩笑,




城中名模,逖芬妮,又在我面前。

“好痛。。。”她坐在地上,抚摸自己的额头。


***********************


 就这样,两个病人坐在走廊。
一个左手包扎着,一个刚刚被遥控器击中额头。



“对不起。”沉默了两分钟后,我才开口道歉。

“你要负责任吗?”她忽然把声音拉高。周围当班的护士向我们这边望。

我们又沉默了。

“明天我还要走天桥,这样给你攻击,我还能见人吗?”她语气稍微放慢,直视看着我。
我们又在对望了五秒钟。现在我才发现,她不化妆的样子还蛮迷人。

不是吧,我喜欢上逖芬妮?

“小姐,请问现在几点钟?半夜来探病,还用冰冷的手搓我背。”我睁大眼睛再和她对望。她开始逃避我的眼神,害羞的转过头。第一次看到名模害羞的样子。

“记者一直在医院外,担心那些报道会影响你的心情,担心病情恶化,严重到不能出赛。”逖芬妮低着头自言自语。我假装认真,右手握着她冰冷的左手。逖芬妮拥有一双完美小手,握着感觉好舒服,会让人不想放手。


她一定很紧张。

我将头靠过去,轻声的问她:“告诉我。。。”我刻意停顿一下。

她紧张的偷瞄我一眼,轻轻的回答:“嗯。。。什么事啊?”

“我的海报,你哪里得来的?你偷拍我吗?”我小声的问。

她更紧张,轻轻的回答:“我喜欢看你认真打球的样子。”
然后马上站起身,我们的手就这样松开。看她害羞着,还假装正经看着我,:“我该离开了,你好好修养。晚安。”名模高架子摆在握我眼前。


看着她的背影,往大门走去。我向她背影挥挥手。


***********************
待续
v.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