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8, 2015

集尸者 2 V.02

马佳医院院长,金媛熙女士,是一名德高望重的教授。我曾听过她的演讲,充满许多医学知识的她就如好几万本的教科书在她头脑里。每当她开始演讲,都无需要备稿而滔滔不绝说着医学观点。
“您好。”我以集尸者的身份出现在她办公室。
“阿泰医生,我昨晚已经收到你的邮件。大概知道你要的资料,让我和我下属确认后再送到集尸者集团去。你不需要刻意跑一趟。”她不友善想打发我走。我想也许是我太年轻当上医生,让她怀疑我的实力。
“不是的,老师。我是专程来拜访您。是这样,五年前在哈佛大学一次课堂上听到老师的演讲,让我人生获益良多。如今想说来拜访老师,说声感谢。”我的客套话,让她脱下眼镜看我一眼。
“你是哈佛生?”她质疑。
“2531年毕业于外科系,最高荣誉生,阿泰孟山。”我微笑。
----------------------------------------------------------------------------------------------------------
就这样,从她办公司我们到医院的咖啡厅,一直聊了很多。昨天毒气个案,她承认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离奇的案件。金老师将之前遇过的病例都和我分享,但昨天死者是出院前忽然心臟停止。医护人员的确有疏忽,漏了观察死者肺部。
“有没有可能在医院吸入毒气?”我大胆质疑。
“不可能,医院空气二十四小时被监督器监视着。别说毒气,就算病人放屁都会触发警报。医护人员就马上处理。”金老师回忆起多年前毒气袭击医院事件。那时候独裁者为了将自由派跟随者除根,到医院射入毒气造成死伤无法计算。所以才发明了空气监督器,尽量在毒气爆发后一分钟及时处理和消灭毒气。
“看来,不是一般的死亡。死者的背景是极大的关键,器官感染对我们集团造成损失。”我还未说完,忽然有一位医生冲忙跑到我们桌前,气喘说不出话。
金老师和我都觉得惊讶。
“院长。。。又有病人忽然心臟停止跳动。。。暴毙在病房里。”他把话说完,我们马上一起赶到现场。
----------------------------------------------------------------------------------------------------------
病人扑倒在地上,医护人员在抢救中。大概十五分钟后,宣布死亡。大家都惊讶,开始慌张不知所措。
“金院长,确认死者和昨天的死者一样。心跳忽然停止,然后就没有呼吸。”其中一位医护人员向金院长报告。
“等等。”我靠近死者,看到他耳朵流出一道黑色液体。我从口袋拿出鉴定器,在液体上进行探查。
鉴定器即可转换颜色,从白色指数变成黑色指数。我立刻起身说:“是毒气,我们需要马上封锁现场。”
全体医护人员开始封锁该死者的病房,所有接触过死者的人都需要接受毒气扫描,包括我在内。经过一轮狼狈折腾后,终于将死者隔离密封在仪器里监督。
我呆在走廊长凳上看着墙上的新闻播报,画面在马佳医院外。新闻已经传开,未证实的毒气病毒正开始袭击。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方组织出来承认此事,唯有独裁者将事情指向自由派,要他们出来做解释。
手机响起,我打开视频。
“阿泰医生!不好了!”视频里是仓库部的雅慧。
“发生什么事?”我看到她背后集尸者在忙碌搬迁器官。
“我们仓库里的器官被污染了,现在正在抢救中。”雅慧慌了。
“为什么会受污染?”我责问。集尸者的器官存储库是顶尖隔离技术打造,怎么会无端端被污染。
“初步怀疑是感染了毒气。”雅慧说,我马上想起昨天小倩给我看的遭毒气污染的肺部。
“马上将底层的通道封锁,避免污染蔓延到其它楼层。然后继续观察其它楼层的器官,如果出现污染,马上通知我。”我命令雅慧去做。
---------------------------------------------------------------------------------------------------------
大约三小时后,雅慧传了许多照片给我。所有底层第三级的器官都变成黑色,就仿佛配毒气侵袭过。保守计算三成的器官被污染,必须报废。
在我毫无头绪情况下,想找金院长商量。到了她办公室,发现上锁了。其他同事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唯有到处寻找金院长。可惜,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都没有看到她。最后我决定离开马佳医院,回去集尸者集团。
底层停车上里,我取了车打算离开。忽然一辆大型房车经过我面前,我清楚看到金院长在房车内,和四名带着墨镜的男人。
难道金院长被绑架?难道和毒气有关?我马上启动引擎追着那辆房车。
一个转弯,房车开上高速公路。我紧紧在后面追着,希望金老师没事。不久后,房车应该发现到我,他们放缓车速停在一旁。我也停在他们的后面,下车走到房车旁。其实我已经准备好武器,就是我的手术刀。我将它藏在我的长袖里,如果车里的人对我还是金老师不利,就可以派上用场。
“阿泰医生?你。。。找我有事吗?”车门打开,四个墨镜男坐着包围金老师,而金老师看来给外镇定问为什么我跟踪她。
“老师,您没事吗?还好?”我看着金老师再看看四位墨镜男。
“没事。别误会,他们是我请来的保镖。”金老师的语气有点怪。
“保镖?老师,您的脸色不怎么舒服,是不是那里不妥?”我继续追问。
“对不起,我们赶时间。”坐在靠门的保镖没有礼貌将房车门关上,然后就吩咐司机开走。从镜子看进去,金老师低下头不想看我。
事情让我觉得格外离奇,但现在我需要赶紧回去集尸者集团处理状况。
--------------------------------------------------------------------------------------------------------
终于召集了所有部门的主管到会议室。除了现任董事长,杰毕,和凯蒂秘书,还有销售部韩敏,鉴定部凯雷,收集部哈萨加,报废部夏童。而我的外科部丽娜放假,暂时由我替代。
“这次发生感染事件,损失多少?”董事长问。
“截至刚才一个小时前,我们五成的器官完全报废。”夏童严肃说着,这次的事件和她的管理报废积极相关。董事长开始怀疑安全报废步骤出了问题,才造成其它细菌的感染。
“程序上我们必须修改。”收集部哈萨加,也是小倩的上司。他有意想维护夏童,希望董事长能客观处理。
“我认为程序没有问题,这次是人为的疏忽而造成。”韩敏不客气暗中指责夏童办事能力。
“报废程序一直都谨守,如果有出错,我会负责。”夏童告诉董事长。
“最好你能负上全责,公司的利益亏损我想你应该知道是天文数字,是你一辈子都无法偿还的数额。”韩敏追击。
“你是在针对我吗?”夏童要爆发了。
此刻我马上开口,说:“问题不在我们集尸者,这些感染都是毒气感染而产生的破坏。现在大家都知道的病人忽然暴毙在马佳医院的新闻,我想应该将毒气的原因找出才能对症下药。而不是追究谁的处理程序出问题。”
董事长翻阅数据,开口问:“阿泰,今天你在马佳医院头什么发现?”
“病人因心臟病忽然暴毙,而且已经诊断康复可以随时出院。我在现场看到死者的耳朵流出黑色液体,经过测试之后是毒气袭击人体器官而流出。医院的空气监督没有发出任何毒气警报,所以,我昨晚和收集部的小倩推断,可能这是新化学武器,是一种不在空气中弥漫的化学武器。”我细说。
“新化学武器?”董事长惊讶。
“没错,极大可能是将毒气改良成为定时爆发。绝对不是在空气里弥漫,很大可能是被注射入体内而等待时机爆发。现在我需要找个更多关于这两位死者的背景和接触过的人,对这事情的起源有帮助。”我说。
“注射性的化学武器需要和受害者有近距离的接触才有可能发生。阿泰,我们必须阻止这感染。你再去马佳医院测查一下,哈萨加暂时完全停止从马佳医院所有的收集器官事物。凯雷,继续鉴定与观察我们所有存余的器官变化,如果继续恶化这地方已经确定受感染,我们必须搬迁。面前大家小心,消毒工作一定要加倍做足。”董事长做出最坏的打算。
会议结束后,哈萨加拉和夏童我到一旁。
“阿泰,谢谢刚才帮我们,不然销售部的韩敏一直在要在董事长面前踩低我们来表现自己。”夏童说。
“现在重点是找到问题的根源。”我整理自己的文件。
“对了,现在收集部停止马佳医院的所有事物,我的部门小倩面前没有任何任务。我打算调派给你,希望她能帮到你彻查马佳医院的事情,也希望你能让她在你那里学习。”哈萨加说。
“哦,那谢谢你。正好我部门缺少人手,丽娜组长的工作我必须替代,还加上手上的工作。”我答应了。
-------------------------------------------------------------------------------------------------------
待续 V.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