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0, 2015

集尸者 2 V.03

忙碌了三天,除了马佳医院和工作地点两头跑,还有金老师从那天起就告假没有出现在医院。马佳医院再也没有出现病人忽然暴毙的事情,而集尸者集团剩下的器官没有感染毒气的现象。第一病例报告已经送到集尸者,死者肺部的确是由毒气感染而造成心臟失调无法操作。死者是一名普通市民,没有什么头绪让我继续寻找。而第二死者依然等待完整解剖报告,第二死者背景非常复杂,曾坐过牢,警方记录都是一大堆闹事勒索伤人等等的案底。
小倩在外科部已经工作了三天,完全没有停下来。
“明天休假,好好回去休息。”我们走出马佳医院。
“是。我想等第二死者报告出炉才去休假。”她对外科非常感兴趣。
“没关系,明天我再会回来这里跟进,你已经三天没有休息了,我不想被你上司哈萨加说我刻薄你。”我开玩笑说。
“医生,你不累吗?”她担心我也是和她一样,三天没有休息。
“不会,明天一早我还有移植手术要做。之后我会回到马佳医院,跟进化验报告的进度。”我伸懒腰,拉筋舒缓疲惫。
没想到小倩到我后面替我按摩肩膀,我开始想拒绝,但后来她一直说服我。我们就坐在医院外的长凳上,她有力度在帮我按摩。我第一次感到如此放松,合上眼睛放空脑袋。
“医生,最近你应该很压力吧,肩膀都很硬。”她轻声细语在我后面说。
“有吗?可能最近睡不着,深夜里起来健身。”我还在享受着她的按摩。
“如果医生喜欢,我可以每一天帮医生按摩。”小倩说。
“每一天?啊?这不太好。”我顿时感到尴尬。
她忽然意识到她把话说太快了,我们之间上司下属的关系,刚才那番话感觉如情侣暧昧一样。我们马上起身,各自保持距离不敢互望对方。
“哦,我们。。。还是回去公司。”我走错方向去取车,她笑了说在另外一边。
--------------------------------------------------------------------------------------------------------
隔天,当我手术结束后,从手术房出来就看到公司大荧幕播放一段及时新闻。关于ys5东区今天早出现大规模毒气感染,住在那一去的居民都是普通的农民。现在造成的原因还在调查,医护人员到场没有发现任何农作物损毁,但农民们有些暴毙在菜园和稻田里,死亡迹象是被毒气熏死。
这不合逻辑,要是毒气来袭四周环境一定会被毒气污染。警方已经将ys5东区所以道路封锁,控制毒气散播出去其它地区。
我拨打视频给小倩,荧幕上看到她刚刚睡醒的模样。
“小倩,不好意思,吵你睡觉。”我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医生。有什么事情?”小倩声音有点沙哑,可能刚刚睡醒。
“我看到新闻,ys5东区爆发毒气,和我们之前看到的一样,毒气都在体内爆发。是不是印证了我的推断?毒气不是直接吸入,而是注射如体内。”我仿佛找到方向。
“东区???我现在就在这里,刚好我妈妈生日,所以就回来庆祝。怎么会忽然爆发在东区?现在应该怎么办?”小倩开始慌张,一头凌乱起身开门出去。
我马上喊着她:“小倩!不要出去!小心外面已经被污染了!”
从画面看到,小倩的家人都躲在一角,屋里所有门和窗口都紧紧封锁。他们害怕的表情,显示出事态严重。从小倩爸爸的口中,现在独裁者已经出动士兵到那里看守。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出这里。
“我只是担心,这里变成隔离区。然后,我们就算没有感染,也会被消灭。”小倩爸爸叹气说。
“怎么办?医生!你有什么办法?”小倩慌张。
“我现在马上通知集尸者高层,让他们出动救你们一家人出来。同时我会尽量想办法,这毒气实在太让人费解。”我完全没有办法。
----------------------------------------------------------------------------------------------------------
集尸者高层已经派出安全部队前往东区救出小倩一家人。此刻我马上到马佳医院去,希望今天金老师有来上班。
“什么?”我到了医院,护士们说金老师已经失去联络,目前她的家人已经报案,怀疑是绑架案。
我觉得那天最后一次见到金老师时,她应该已经被绑架。我实在太大意,应该马上追踪他们。此刻,心情很乱,不知道如何。
“您好,阿泰医生。不知道你有空和我们聊聊?”在我完全无助一刻,忽然有两名政府人员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是独裁者最高理事助理。我叫丹尼,她是李诗。”他们显示各自证件然后自我介绍。
我还不知道他们找我的目的,唯有跟随他们到马佳医院外的一间西班牙餐馆去。反正现在我毫无头绪,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关于毒气化学武器。
----------------------------------------------------------------------------------------------------------
“阿泰医生,我们知道你是集尸者集团数一数二的移植医生。我们也得到情报关于你们储存的器官严重的被感染。”李诗说,让我惊讶这些内部事情已经泄漏到独裁者最高理事。
“东区ys5已经爆发毒气蔓延,接下来就是ys6和ys7。我们得到情报是一群恐怖主义组织-KRIXX策划,而目的是要威胁独裁者的统治时代。”丹尼说。
“你告诉我这些,和我有设呢关系?”我怀疑他们背后的用意,说太多国家机密给我知道,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我们知道你和马佳医院的金媛熙院长有接触。”李诗看着我,仿佛想要在我的表情里找到疑点。
“金老师?前几天我们有见面,当时只是也她确认从马佳医院回收的器官受到毒气感染。之后我们在马佳医院现场发现第二病发者,之后就没有见面了。”我冷静说着。
丹尼和李诗对望后说:“阿泰医生,我们需要你的完全配合。目前我们得到的情报,金院长是恐怖组织KRIXX成员之一。”
“不可能。”我不相信。
“我们有非常可靠的情报。”李诗强调。
“如果确实,请问你会在自家医院放毒气吗?”我反驳,他们无法回答。
他们将联络号码给了我,如果我有金老师的消息,马上通知他们。在他们离开后,我一个人在餐厅看着窗外。如果金老师是KRIXX成员,那天我遇到的四位保镖会不会是KRIXX成员?而他们是不是和金老师一伙?太多太多疑问浮现在我脑海里。
电话响起,是集尸者收集部的哈萨加。
“阿泰,糟糕了!”从视频里,他表情很紧张。
“怎么了?是不是器官继续恶化?”我猜想。
“器官没有恶化的现象。问题是现在我们的挽救军团到ys5东区,无法进入。独裁者军团已经封锁那里,加上ys6 和 ys7刚刚出现毒气爆发无法控制。他们打算用屠杀方式来阻止毒气扩散!我们的员工小倩就会被处决!”哈萨加懊恼说。
“什么?”我呆了。
“我已经联络上小倩,他们一家人已经逃离住家到森林去躲避。现在毫无解决方案。刚才也请示了董事长,他竟然回应说,在必要时候,必须放弃我们的员工。”哈萨加感到万分心痛。
我盖上电话,叹了一口很长的气。难道就这样,必须牺牲小倩。
“小倩。”我拨打给她,希望知道她的近况。
“医生。”小倩哭红了眼,身后是森林。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放假回去。”我非常内疚。
“医生,我不想死在这里,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们。”小倩哭沙哑的声音,我无助。
“我会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我强忍眼泪。
“医生,如果独裁者军人开始展开大屠杀,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吗?”小倩落泪。
“不会的。我会把你们救出来。”我尝试做了无谓的安抚。
“医生,答应我,将我的器官移植给在监牢里的弟弟。”小倩有一位弟弟,小强。少年时期血气方刚,好爱打架。最后因伤人被判入狱十年。这些年来,小强在监牢里受到残酷的对待,造成肾臟被其他犯人给插破。现在唯有靠一边的肾来过活,小倩一直牵挂着她唯一的弟弟。
我沉默,此刻心情格外复杂。
“医生,我这条链,虽然不值钱,但只要你肯帮我。我会将它送给你当做你的手术费用。我知道医生的手术费用非常昂贵,但我希望医生知道这链对我的意义是非常重大。”小倩将项链拔下,放在集尸者工作证里面。如果她被军人杀害,至少我可以用仪器探索她的位置。
我失落盖上电话,然后离开餐厅。
------------------------------------------------------------------------------------------------------------
待续 v.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