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5, 2015

初恋鱼丸串 -- 第三串




“仲汉!加油!”李国良和林聪荣坐在礼堂外大喊。
终于到了常识比赛当天,参赛者一百多位,林晴晴面对我是还蛮尴尬。
常识考题都围绕在历史,文学,政治还有金融上。
网路上的资料非常管用,这次信心十足做答。
时间才进行不到三十分钟,我已经把考卷完成。
为了不浪费时间,举手呈交给老师,打算用多余时间准备年终大考。
“仲汉,你确定完成考题?”钟老师难以置信问我,这次老师看来下注很大在林晴晴身上。
林晴晴回头望着我离开礼堂,从她眼神,看到有点失落的表情。
全场同学都惊讶看着我离场。
“仲汉,仲汉,怎样?”李国良担心问我战况。
“走,我赶下一场补习。”我提起背包微笑回应。
“到底是怎样?”李国良站在礼堂门口发呆。我边走边挺起大拇指,表示没有问题。
-----------------------------------------------------------------------
夜色渐渐弥漫天空。
乘坐163号巴士往回家的路途,手里沉重参考书已经睡着,添满笔记册一叠接一叠,还需要多少才可以超越林晴晴。
我闭上双眼,紧紧拥抱所有参考书,
等待到达那幸福的终点。
---------------------------------------------------------------------------
隔天下课时间。
“仲汉,你真的不再打架?”李国良呆呆瞪着格斗场说。
许多同学都围在格斗场,为了看今天谁挑战那不战而胜的新一代“格斗王”,许豪义。
果然是无聊的家伙。
“哈哈!”许豪义狂笑将对手打出场外。
突然李国良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上格斗场,用中指向着许豪义说:“真的格斗王才是王仲汉!你是偷来的老鼠!不要脸的老鼠王!”
同学们不约而同大笑拍手。
“你说什么?啊!”许豪义破口大骂,冲向李国良挥拳。
这一挥,国良还真的没有闪开。
全场看见他的牙血染红格斗场。
李国良就这样倒下,没有事先通知,就如此冲动,就这样一击倒毙。
林聪荣吓呆,手上的香肠面包掉落在地上,口里震抖叫出:“国。。。 国良。。。”
太过份!
我的兄弟就不能这样倒在我称霸的格斗场。
手里化学参考书用力抛向许豪义后脑,准确击中目标。
拳头紧握,我,终于回到自己腐败的世界!
“啊!”冲向许豪义,猛伸他一个右脚,击中左肋。
他翻滚到格斗场外。
我没有停下时间去理会倒下的李国良。
第二击,
右拳挥中许豪义鼻梁,听见爆裂的声音。
他全无反击,完全倒下。
“这格斗场,不容许有我弟兄倒下!”
我踩着许豪义的脸说。
事毕,
都是校长现身抓拿嫌犯做为结局。
我非常肯定是林晴晴告状校长大人,只有模范生才会告发这些事情。
“你们全部到我办公室来!”校长血管快爆裂。
我扶着受伤的李国良,一起往校长室去自首。
一路上,同学们都以尊敬眼神看着我们,探索不到林晴晴的踪影,一定是躲在一旁看我如何表演“英雄本色”之笨蛋篇的表演。
明明自己已经摆脱过去腐败的人生,明明就开始新的生活好好念毕业。
今天,又回来熟悉的世界,打架罚站,等待校长一一处分。
真的浪费很多复习功课的时间,这都是李国良冲动造成。
---------------------------------------------------------------------------
“你为什么打许豪义这么伤?”校长脱下老花眼镜,擦着镜片问着我。
“是他先出手打我的兄弟!”我反驳。
“你以为这里是黑社会学校?他出手,你也无须这么重还击!上一回打爆他的门牙,这一回打歪他的鼻梁!再下一回,你会要他的命吗?”校长七孔生烟,把手上的老花眼镜抛在桌上。
“校长!在场同学们都可以为我作证,是他惹事在先!”我解释。
“你也不需要出这么重手,我要怎么向他的家长交代?”校长再度提高声量。
“这关出手重有什么关系?我的兄弟就不伤吗?许豪义出手就很轻吗?你就不需要向李国良的家长交代?”我们的声量传出校长室,老师们和同学们等待我的判决。
“够了!!!”校长拍桌子,我推开椅子站起身表示不服。
---------------------------------------------------------------------------
结束了。
校长室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我已经被下判短暂停学两个月。
许豪义和李国良送院治疗,他们都下判停学两周。
经过众老师面前,冷言冷语逼进耳朵。
除了夏老师积极为我求情之外,大部分老师都把我归类成烂泥,无药可救。
走出校门时,我没有回头望。
但,我知道有人为我掉泪。
不是林晴晴,而是林聪荣。
他心里多难受,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当场干掉,却帮不上忙。
“阿姨请你吃一串鱼丸。”校门外卖鱼丸的阿姨送我一串沾满我最爱甜酱鱼丸。
再和我说:“阿姨会想念你的!”
我沉默提着书包离开,我依然觉得我没有错。
-----------------------------------------------------------------------
站在家门口,还找不到借口打开门锁。
听见老妈和阿姨们在打麻将的声音,还是到外走走,等时间慢慢往放学时段走去。
反正,现在没有地方去逛,就到书店去呆下半场。
化学参考书新版本出炉,为了年终大考而加料的特别版。
文学第六卷放进手里,还有烦人的教学参考书一起去柜台结帐。
在书局右角,有间我常泡的咖啡屋。
最出名的不是咖啡,而是那红茶加奶。
这红茶有着一段小说王和红茶女孩的分离爱情故事。
小说王放下笔,专心打理这咖啡屋,再也不写小说。
注:请参考红茶女孩
“给我一杯红茶加奶。”我在柜台点饮料。
打算这下午就在这儿做完刚买的参考书。
没有微风吹的下午,
人来人往各自忙碌着生活。
希望李国良伤势不重,更想知道林晴晴的心里在想什么。
关于现在的自己和将来毕业后到社会的未知道路,心情低落直到谷底。
----------------------------------------------------------------------------

待续 第四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