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15

<司机> V.07 完结

终于回到启叔出租车店还车,启叔吓呆了。
他心爱的1967年的MUSTANG 被我差点毁掉。

我站在一旁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
启叔摇头说:“看来它应该没有救了,安息吧我的第一次冠军车。”

既然他打算将MUSTANG报废,我对启叔苦苦哀求,让我买下这辆车。
当我回去城市后,一定会慢慢将钱寄回给他。
他无奈的答应我。

开着伤痕累累的MUSTANG, 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如何走下去。
没有了计程车司机的工作,还要还钱给启叔。
我想,经过那么多危险,我依然存活下来,是一种福气。
所以,我不会放弃生活。

一年后,我当上了救护车的司机。
生活总算平静,虽然有时需要送急救病人到医院,但都在安全的状况下抵达医院。
启叔的债我已经还清了,他在过年期间还来我家住了两天。
我觉得这老人家是我的贵人,就如我的亲人一样。

----------------------------------------------------------------------------------------------

小小一直和我保持联系,虽然我知道她非常关心我,但我们还是在朋友的阶段。
可能我还没有准备好自己开始谈恋爱,目前和她做朋友是比较舒服。

至于计程车公司的老板,我们常常在便利店遇见。
他显然非常尴尬,但我还是很大方向他打招呼。

一年前的那件事情,我曾被媒体追着报道当时如何送国家高级机器人回到军营,如何解决叛军副将军。
还有警察,黑帮和我搏斗的经过,但我没有回应。
这是我和军团的约定,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当时的情况,这也包括月的事情。

自从那一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月。
不知道她有没有被维修好她那重要的晶片?
还是她现在已经投入备战的状态在维护国家安全?

虽然只是知道她所属的军营在KZR基地,但我都没有到那里去找她。
我担心军人会将我扣押,更担心给她舔了麻烦。

也许,我应该就把她当成一个客人,我曾载过的客人。
这样会比较容易忘记她。

月,如果她不是军人,如果她不是机器人,我想那会有多好。

--------------------------------------------------------------------------------------------------------

今晚很冷清,我和同事在医院外徘徊等待任务。
我已经习惯值夜班了,晚上通常都有紧急事件发生,我们随时都要准备出发救人。

医院里的紧急救抵达救护时间指标保持者依然是我,已经不知不觉自己长联了这记录有七个月。
我所属的救护团队都因为这样,得到了最快救护团队的第一等最高荣誉。

“救护车一号,三号,四号,还有九号。出发到东大街,发生了警方和黑帮的博火,伤者很多。请务必十五分钟抵达。”报告员播报着。

我快速用了十分钟第一个抵达现场,救护人员马上下车救人。
我在车上等待,一边看着前面被警方围着的现场。
许多警察被黑帮狠狠的击毙,黑帮的火力太大了。

此刻,空中飞过KZR军团的直升机,忽然从天而降一位女生。
她一出场马上将场面震住,她靠手上的两把枪不断发射,击毙了一个接一个黑帮成员。

我愣住了,这背影很像月。
但是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

快速的她将所有黑帮成员给击落,然后转身慢慢走向我。
我的心跳很快,在车里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警方都为她打开路障,然后向她敬礼。

终于走到我救护车前,她将枪收回臀边的枪套里。
指着我,要我下车。

我下车走到她面前,心里百般滋味。
她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流着泪说:“我。。。 我只是一个普通。。。又尽责的司机。”

她脱下头盔,扑向我紧紧拥抱着我说:“阿胜,我好想你。”

我哭着紧紧抱着她说:“我好担心你。”

以后,她想去那里我都会很乐意当她的司机。
无论再一次出生入死,我都不想和月分开。


--------------------------------------------------------------------------------------------------------
司机 - 完结 - 10.0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