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15

<司机> V.06

我用力转着方向盘,再加拉起刹车器。
导弹从我们车旁惊险飞过,我们车在原地打转一圈,终于顺利避开了导弹。
导弹炸毁了后面的道路,威力无穷。

月望着我,问我到底是什么人。
我笑了,说我只是一个普通尽责的计程车司机。

很快的我们超越了卡车,转入一个小巷,卡车无法通过,被逼停在那里。
我们摆脱了大卡车,继续赶路。
月距离爆炸的时间剩下八个小时。

-----------------------------------------------------------------------------------------------

不远处,有一座吊桥。
从那里通过可以缩短许多路程,我和月都感到非常开心。
可惜吊桥中央,警方早已设下路障。
我和月决定放手一搏,再一次试看能不能通过路障。

一辆接一辆通过,终于轮到我们。
警察问了我一些问题。
车子是租的吗?车里面的人是我的谁?
我说我是司机,车里面的是我的客人,我们正在旅行。

“对不起,我需要扣留你们。”警察先生说。
“为什么?我们只是旅客。”我撒谎。

月和我打了一个眼神,暗示我上空有KZR的战斗机,相信我们的行踪被揭露了。
我心里盘算,现在我们身在吊桥中央。
如果直冲,前方还有许多障碍。
唯有放弃,向后逃吧。

我入了倒后排挡,警察先生惊讶想要拔枪。
我挥挥手说:“对不起,我赶时间。”

踩大门油,加速往后倒退,然后左摆直车头。
警方马上瞄准我们的车不断开枪,我用尽全力冲刺离开。

很快车的时速达到一百二十,我们逃离警方,但必须尽快抵达吊桥的起点。
警方马上通知在空中的KZR战斗机,马上向我们发射。

月在紧急时刻,打开自己身体的晶片定位系统。
然后给我指示如何闪开空中发射的子弹,我跟着她的指示迅速的左摆右摆,安全避开所有子弹。

太兴奋了!我欢呼!

我们就快逃到吊桥的起点时,月紧张大喊,来不及了!
我看前方出现低飞的KZR战斗机,准备发射炮弹。

我大喊,这些军人那么冷血吗?

我唯能直接往前冲,月大喊!
阿胜!阿胜!很危险!啊!!!

战斗机发射炮弹,此刻我和炮弹的距离只有三秒的时间,我用力向左摆。
车子闪过的炮弹,可是车已经冲出吊桥外。

我再用力向右摆回,车子靠左边的前轮与后轮行驶。
右前轮和右后轮已经在吊桥外,月马上跳过来抱着我,好让车里的重量能倾向吊桥内。

我猛力的踩门油,车时速达到九十。
成功将右前轮摆入了吊桥,再来是右后轮也安全摆入了吊桥。

可怜的警察们,一个接一个跳下吊桥,掉入急流的河里。
炮弹击中吊桥中央,造成激烈的爆炸。
此刻,吊桥开始坍塌。

我从倒后镜已经看到,继续加速冲到吊桥的起点,然后我们顺利穿越了战斗机下摆脱了军方和警察。
吊桥完全坍塌,我们无法再从那里通过到KZR基地。

我们改换路线,往树林去。这样才能避开战斗机的追逐。
我想我也太幸运了,逃过一次又一次的鬼门关。


-----------------------------------------------------------------------------------------------


月和我都非常尴尬,她从我怀里慢慢爬去乘客座位。
我庆幸还好有月启动定位让我们避开子弹。

她依然问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我都能顺利避开危险。
我还是依然给她同样答案,我只是一个普通尽责的司机。

月知道,如果来不及,这国家的人民将会被牺牲。
这设定只有KZR的最高领导知道,其他的将军只是一意孤行想将月铲除。
后果确实非常可怕。

-----------------------------------------------------------------------------------------------



树林路走了大约五个小时,终于到了KZR军基地边界。
月很激动,我们比预期早到。看着KZR军旗,她敬礼。
由于基地太大,我们必须经过很多关才能抵达最高理事区。

我将车子停在军基地的大门外,下车高举双手。
“我没有恶意!我是来投降!不要开枪!”

忽然大门打开,十几名的军人拿枪出来,将我扣押在一旁。
月下车和他们解释,她要见总司令。

“阿胜,谢谢你。”月在和我分开前道谢。
她紧紧拥抱着我,说我一定没事。

-----------------------------------------------------------------------------------------------



就这样,我被扣押在KZR军人牢狱里。
月被带到总司令那里去了,希望一切都会安全没事。

我躺在监牢里,渐渐的睡着去。
太累了,一整晚如此拼命,总算安全将月送到这里。

不久后,有军人来到我扣押的监牢,将我带到另一个盘问区。
问了我很多事情,都是和军方有关的机密。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开始相信我所说的一切。
他们要我保密说有关于月的事情,因她是国家的高级机密。

我答应了也签了一些机密文件。
他们将我的电话,皮夹和车钥匙还给了我。

离开前,我望着军基地的高楼。
始终没有看到月的踪影,我想向她道别,但军人说月正在接受维修,需要很长时间。
启动了引擎,回头依依不舍离开军基地。

-----------------------------------------------------------------------------------------------


待续。。。。 V.07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