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1, 2015

骗徒 -- 1

我们通过联谊活动认识。
35岁的她,花了所有的青春帮哥哥打理五金店,却在哥哥的大女儿毕业接管生意后处处针对她。
她不爱打扮,在那天联谊活动上我看着她不自在穿高跟鞋,而却走得非常滑稽。
那天的相遇,我还是觉得她素颜会更好看。

“你好。”她紧张的小手出汗得很严重。
主办当局安排十分钟爱的初体验,看她的第一眼,算不上美女但是不难看。
我依照自己的任务选择她,对她再深入了解对方。

“你好,我叫维安。你贵姓?”身上只是戴着没有任何意义的编号。
眼前可怜的她,竟然全场十五位男生都没有选上她。

“叫我小妹。”她坐下后一直东张西望看到其他的男生都涌到另一边去,她低头叹气说:“只有你选我。

“小妹?好特别的名字。”我找话题。

“哦,其实家里我是最小的,他们都叫我小妹。”她微笑对着我。

我们就这样交换了电话号码,离开联谊活动场合。
她说要回去哥哥的公司工作,我就顺便送她。
一路上,她很文静。也许大家还不熟落,难免少话题。

到了公司,她道谢后匆匆进入公司。从她背影,这女人已经是我锁定的目标。
此刻,我电话响了。

“看来蛮顺利,果然我没有找错人。”公司二楼的窗帘打开一半,有个冷艳的女人望着我。

“你给得到我这个价钱,我当然要做好我本份。”我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没有点燃。我只是喜欢烟草味,而讨厌燃烧烟草的罪恶味。

“你要让她心花怒放,无法专心工作,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我会和你的老板商量。事成后,我会给你额外一笔钱,永远离开这里。”
“遵命,老板。”我挂上电话,马上信息小妹:我相信缘分的安排,今天很开心认识你。

没错,我的职业是一个骗子。
为了生活必须要以我的感情甚至肉体来达到我顾客的利益和要求。
档案里的小妹是我出道以来第八的目标。
以我一贯的作风,任务完成后都离开任务的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隐姓埋名。


骗子集团庞大,国内拥有五千到八千会员。
我的骗子号码是5331,目前的主角战绩6/7,助理战绩8/8。算是最高等级的会员。
我曾经爱上我的第三个目标,结局是她必须接受死亡,她从开始被我欺骗到我们相爱,可惜我们永远无法在一起。
在她临终时,我亲眼看着她睡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集团条规非常严格,一旦目标揭发我们的身份就是目标将被结束生命,不然就是我们被灭口。
从此,爱情对我来说是一种毒品,而贩卖爱情的人就要克制自己染上无法自拔的毒瘾。

档案传来那一刻,我刚到这城市一个星期。
集团帮我安排了工作和住所,一栋半独立式的住宅,加上一辆黑色mazda 6。
阅读我的身份,关于这次的任务,我叫维安,33岁,是一名高级电脑工程师。
其实,我已经忘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也许对谁而言不是很重要。
目标的资料让我反感的商业数据,还在等待我去消化。

小妹的原名叫杜秀鹃,有三个哥哥。
大哥杜文杰,是公司里最大的股东,有个女儿叫杜丽丽。
杜丽丽,也就是我这次的客户。

至于二哥,杜文韩,因吸毒被扣押在监牢里。
三哥杜文威就在国外定居,很少回来打理这里的生意。
为什么杜丽丽会选上我?因为我够恨,曾经让杜丽丽大学时的学姐为了我而发疯,如今她还在疗养院过着疯疯癫癫的日子。
当时杜丽丽一早就怀疑我的身份,没有直接拆穿,想是要为了铺排今天的局面,将我变成她的棋子。

大概了解杜丽丽的计划。从杜家这门生意看来,杜老将财产分好才离开人世。
杜文杰虽然是长子才拥有40%,但是杜小妹的股份拥有35%。
二子在牢里后,公司已经将他的股份没收。
而三哥在国外多年没有回国的意思,一早将股份买回给公司。
其余的25%都是和杜老一起打拼的其他董事长而拥有。
其实在很多公事上的决定,其他董事都会看在小妹为公司付出和经验来支持小妹的决定。
这让大哥文杰感到不被尊敬,而他女儿杜丽丽看在眼里要帮自己的爸爸出一口气,铲除自己的亲生小姑。

杜小妹的学历不高,只有高中毕业。毕业后就完全投入在家族生意上。
所以在她的家族环境都围绕许多上流社会的有钱花花公子。
她感到自己非常格格不入,渐渐她就开始疏远那些上流社会的应酬和派对。


翻阅这所有的资料,关于小妹的恋爱历史毫无发现。
证明了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女人,那天相亲显得紧张和失落当没有人选她。
依照我一贯的风格,目标一旦被锁定后,不出三个月就会完成任务。
这一次我并没有,应该是要让她恋爱经验增值的时候,35岁的人生,即将上演一场爱情风暴。


慢慢炖煮一锅入味的料理,会让目标毕生难忘。”我在档案为写这这一段注明。

隔天,我做了早餐一早就到她公司外面等候。
终于看到小妹和杜丽丽乘坐公司的房车进入停车位。
当杜丽丽看到我时表情有点惊讶但她尽量假装不认识,而小妹表情确实已经吓呆了。

“你。。。 你怎么来这里?”小妹下车马上拉开我到一旁,深怕被公司的员工看到。

“早安。我顺路经过,带了早餐给你。”我将环保袋交给她后,说:“我先走,赶着去上班了。晚点再联络。拜”

小妹愣了,慢半拍向我挥手:“拜。”她看我上了自己的车,离开的一刻我从倒后镜看见她笑得很甜。

车子开到集团为我安排的上班地点。
今天第一天上班的我是一名高级电脑工程师,除了我桌上的咖啡是真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
我的上司,大楷,集团里的六十六支部的经理,在集团已经超过二十年的经验。
他负责这个任务的主导,而我就是这次的男主角。
我有秘书助理叫小宝,她是大楷的得力助手,身为一名骗子助理,她的细心和观察力非常精细。
还有其他同事都是集团里的成员,他们有些负责其他任务,有些就在在备战随时帮组其他任务的需要。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喜欢怎样的咖啡,所以没有问过你就泡了加糖咖啡。”小宝敲了我的房门说。

“谢谢你的咖啡。对了,大楷已经到公司了?”我没有碰小宝为我泡的咖啡,也许是我从小养成的戒备心。

“大楷在会议室和其他同事开会,你有事找他?”小宝一直盯着我桌上的咖啡。

“没有,只是想了解一下企划的流程。”我打开资料看关于小妹的面子书和其他社交网站。

“关于你那个企划,今晚需要和杜客户吃晚餐。地点我已经订了,在公司附近的意大利餐厅。等下我会帮你和杜客户联系。还有,大楷将会安排你们在公司晚宴见面。大概下个月,希望你能有机会进到客户的家里,和她的家人打好关系。不过,我们想你尽快能让客户签下同意书。”小宝一面说,一面瞄着我桌上的咖啡。

“我办事,你和大楷放心。我不想和她家人打好什么关系,这样会让我的地位对她的家人没有造成任何威胁。同意书可以给我看看?”我还是留意到小宝的眼神。

“是,不过大楷还没有收到客户那里的确认。这是暂时的同意书。”小宝将手上的文件交给我。

“怎么?你口渴?这咖啡你想喝?”我看着小宝。

“没什么,大楷说你是一个很有戒备心的人,所以我们交谈了十五分钟,你完全没有碰我泡的咖啡。你是不是担心我会下毒?”小宝终于说了。

“对不起。我不是很喜欢你这样怀疑你的同事。这里都是自己人,这样内讧要如何对付外来的客户。”我认真说。


小宝反驳我:“一杯咖啡已经看出你先怀疑我,要是我下药,你认为集团教我们如此皮毛又下流的手法吗?”

“我。。。我。。 ”我按住自己的颈项说:“你。。 原来你。。。 你香水有毒。。。”

“我没有!”小宝被我吓坏了,我全身不受控制在椅子上抽搐。

咳。咳。咳。
大楷在我房门外瞪着我,然后假装咳出声音。 
“大楷。”小宝求救,我马上恢复正常起身一口气灌下小宝泡的咖啡,拿起桌上的文件。


“老板,我们可以开会了。走。”我调整自己脖子的领带。


此刻,大楷摆着黑脸说:“最佳男主角,今天你第一天上班,给我适可而止。”

会议室里,除了我和大楷,还有其他同事来商讨这次的任务。
表面上和别的公司看来开会是一样,不过我们的目的是为了骗取杜小妹将自己拥有的35%股份买出。
虽然小妹对公司付出许多,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家族生意,但是金钱和权力永远让人迷惑,尽管是自亲也不会放过。
杜丽丽找上我们这集团,就是要让杜小妹爱上一个男人,然后将这里拥有所有的东西都放弃跟随这骗子离开。

杜丽丽给的资料:
下星期,小妹需要迎接从国外来的长期顾客,这次是为了新的货品商谈合作的机会。
不过,真正外国商人来的日期是下个月。
集团将会安排同事来假扮国外来的商人,然后离开后下两次假订单让公司开始之间正常的交易。
在第三次交易就开始庞大订单,然后假商人要即可消失。杜小妹那时候才发现是不同公司的客户。
因为货品售出后而无法联络上客户,这客户是杜小妹负责,那么她将会被责怪以及被股东成员追究责任。
身为男主角的我必须要无时无刻在她身边守护着她,适当时机要让她有放弃所有的念头和我远走高飞。
只要杜小妹将拥有的股份还有产业出让,我们的大楷将以新股东买下所有的产业然后再暗中转售给杜丽丽。
至于我,当大楷出现在杜家企业股东大会上,我就可以消失到下一个城市等待自己新的身份开始新的任务。
简单利落,任务限期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

会议途中,小妹传了简讯给我。
“谢谢你的早餐,虽然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还是非常感激你。”

“不知道今晚你有吃晚餐的习惯吗?我订了意大利餐,希望你会赏脸。”我回复。

我将信息给老板大楷过目,小宝八卦想看,我瞪了她一眼。
大楷认为我应该继续为她送早餐,不过我提议要小宝帮忙。

“为什么是我?”小宝知道我想要陷害她。

“我觉得小宝是一位非常细心的女孩,今天为了我泡一杯非常好喝的咖啡,我还一口把咖啡干杯了。老板也在场。”我对着大楷说,他没有反对。

“可是老板,我们住不同地方,我没有时间做早餐给目标。”小宝反对。

我举手说:“老板,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让小宝和我一起住。”

“什么!!!”小宝已经爆发了,看来她对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且慢,请让我将计划说完。”我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维,站到白板前。

我希望小宝是我的妹妹,这样要理由让杜小妹对我的背景更有信心。
我要小宝和小妹能成为好朋友,一来,目标的家庭背景都只有哥哥们。
二来,目标非常渴望有一位女性知己。
其实从我第一天接受这任务,我发现目标没有任何知心朋友。
也许她比较孤僻,也许她防备心比较强。
这样,从小宝那里更加容易知道她的状态。
加上目标从来没有男性朋友,难免会很难下手有可能会失败。
不过,小宝充当好姐妹的角色,让事情更加容易完成。

“果然是我们集团里面的最佳男主角。”大楷点头答应了,小宝已经崩溃要和我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放心,小宝。我们只是为了工作,我会像哥哥一样照顾你。”我微笑,换来小宝翻白眼对我。

时间很快,就如风一样穿梭。
下班时间到了,小宝摆着黑脸到我房间。

“家里钥匙。”她摊开手向我要。

“你应该称呼我什么?”我问。

“现在在公司,没有外人。”她倔强的个性,让我觉得好笑。

“就算在什么场所,我们经过严格的训练,就要牢牢记住我们的任务身份。你这样要是被发现了,全盘计划毁掉你能担当起所有的责任吗?”我以教训晚辈的心态。

哥!给我钥匙!”她提高声量。

“很好!我的好妹妹!回去路上小心,今晚哥哥会迟回家。”我也一起提高声量。
估计外面的同事都在议论纷纷,就连大楷也拿我没办法。




晚餐,是充满感恩的一件事情。
自从我加入了集团后就习惯了在每一天的晚餐祈祷。
不是因为宗教信仰问题而祈求上帝饶恕我欺骗了太多人,而是感谢我活过了今天,有命坐下享用一顿简单又丰富的晚餐。
我一生中认真爱上的一次,也就是死去的第三个目标。


她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的男人,但在第一次和她进入教堂时,我竟然失控的落泪。
一股从心里的喜悦和感动,慢慢的完全感到解脱换来长久的平静。
可惜,最后她必须在我们安排好的任务丧命。
那一次之后,我开始每天晚餐都会谢祷,对一个我不相信存在的神感激。

小妹看着我谢祷完毕,沉默不敢启动。
红酒杯轻轻敲着她的杯说:“怎么了?食物不合胃口?”

“不。。。不是。”她不自在东张西望,小声说:“我们下一次约会去比较普通的餐厅。” 

“好。我们现在结帐,去别的地方再约会。”我举手对服务员表示要结帐,她马上阻止我,说:“这样很浪费食物,我们吃完了再走。”
我有点费解,一个杜家千金竟然如此节俭。

晚餐后,漫步在人潮街道上。今晚有点冷,应该秋天要来了。
我们肩并肩一起走到街尾,我看不过眼她一直努力穿着高跟鞋和我约会,就到了某间鞋店和她一起进去。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到你?”服务员说。

“请你帮我找一双平底鞋给这位小姐。”我拉她到一旁坐下。

“好的,请两位稍等。”服务员离开后,她一直说不要浪费钱。

我微笑对着她说:“没关系,我只是想要我们的约会变得舒服轻松而已,下次你不需要为了我精心打扮,做回你原来的自己。”
这句话让她有点意外,竟然有男人不喜欢高跟鞋的女生,而要她展现最自然的自己。
可笑的是,现在的我也不是最原来的自己,还是我已经忘记了我原来的自己
“我们下星期不能这样约会。”小妹说。

“为什么?”我帮小妹挑选了一双粉红色的平底鞋。

“我公司那里有重要的客户要应酬。”她看着我失落的样子,然后马上补上一句:“可是我们可以用电话联络呀。”

“哦,工作比较重要。不过答应我要记得吃早餐。”我看着她穿上我选的粉红平底鞋,在我面前走动。

“舒服得多了,就这一双。”她高兴对我说。

“服务员,将刚才的高跟鞋包起来,这平底鞋穿着离开。”我拿出我的白金信用卡。

“这不可以,我可以自己买。”她阻止我结账。

“就当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好吗?”我坚持。

“那。。。。谢谢你。维安。”她像个小孩一样天真笑了。
这些年来,我想没有男生送过礼物给她。单纯的一双平底鞋,足以让她开心。


其实认真看她的样子不难看,稍微的打扮会让35岁的她更有魅力。
只是我无法拥有她的未来,只能在她人生里短暂摧毁35岁的青春。



我们各自回家,她的司机在街尾等待着她。
“那么就在这里告别了。”我挥挥手看她上车。

“谢谢你,今晚我感觉很好。”我给了她一个美好的约会,她靠近我亲了我的脸颊,我没有回避。
司机看在眼里,回去一定会打小报告。不过无所谓,只要将任务完成就是我最终的目标。

回程取车时,经过城中最耀眼的夜店。夜夜笙歌让人迷惑,杜丽丽在我身边出现。
“一切还顺利?”她勾着我的手臂,拉我进入了夜店。

“你不担心被你小姑看见?”我冷静看着她。

“放心,我已经叫了老陈绕道回去。”她靠近我,企图想吻我但我闪避。

“契约里没有这项目。”我轻轻推开她。

眼前的杜丽丽很妖艳,却显出她非常寂寞的心里。
我能理解她,为了权利而不惜一切,想想她身边也没有任何人很给到她安全感。
身为骗徒,我们都以顾客的需求来完成任务。现在眼前的她极度需要人陪伴。

“来,我们去跳舞。”她拉我到舞池里,忘我的摆动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了?喝多了?”我拉着她。

“你不要管我!陪我跳舞。”她紧紧抱着我。

此刻,我意思到不妥当。仿佛有人在盯着我们,马上推开她,一个转身想带她离开却发现身后两位猛男阻挡我的去路。
两个猛男没有等我开口说话,就挥了我一拳。
吱!倒霉遇上了麻烦。

“啊~~~”全场的人见状吓呆了,音乐没有停止。

他们将我抓起来,拉到角落里。
“大哥,你给我尊重一点。”我擦去牙血。

打手们站开,一名中年人走到我面前,他脱下白色西装坐下说:“我看你今晚应该很享受,街角那头和我妹妹轻吻,然后来到夜店和我女儿跳艳舞。”
我眼前一亮,是杜氏集团的大老板,杜文杰。
心里盘算一定是杜丽丽陷害我才让被她老爸抓来这里,要是现在求集团的支援,看来应该不可能。这场子也许被他包下了,集团很难杀进来救我。

“说!你接近我小妹有什么企图?”杜文杰激动踹了我一脚。

我忍痛被两名打手压跪在他面前,他一把掌扫在我俊俏的脸庞。
骗徒,最基本的训练就是忍耐。

“是谁指使你?”他点起雪茄,抽了一小口。

我眼神坚定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你果然够健壮!你们给我好好伺候他!”他命令打手将我毒打一番。

此刻,骗徒的基本原则就是不能将背后的客户揭开,就算失去生命也不能违背原则。
我在黑暗的夜店,耳朵听到的音乐,加上身上被挨打的痛楚,脑海里不断回忆自己的过去。

“小明,你为什么说谎?”妈妈藤条握在手上,我眼泪一滴都没有滴下。

“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我一生的挚爱,在我们约好一起轻生到另一个世界去相爱时,我却欺骗她最后关键我放弃服药物。

“说谎,是为了生活!”我爸爸临走前,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你说!不说的话我就让你走着进来,被抬着出去!”

何时开始我已经到达就连自己也能欺骗自己的地步,就连我被打到躺在地上也在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音乐也被我的笑声遮盖。

“被打到疯了?”杜丽丽马上上前来看我,杜文杰将雪茄放下。

“没有人能指使我爱上你妹!就连你女儿我也不会放过!哈啊哈哈哈。。。”我大声狂笑。

“拍!拍!拍!”杜文杰拍手笑了,说:“果然专业骗徒,顶级高手。女儿,你做的很好。就如你的计划进行。”他说完起身穿上刚才的白色西装离开。
那昂贵的雪茄被他抛在地上,狠狠的踩熄灭。

我缓缓爬起身,才明白这只是杜文杰考验我的一部分。
杜丽丽拥抱着受重伤的我说:“恭喜你,成功通过考验了!刚才你说连我都不放过,是不是真的?”

此刻,我推开她,然后拉着她的右手臂一个翻身将她抬起再摔在夜店里的沙发上。
当时候打手们想对我出手,我马上将桌上的酒瓶敲爆指着他们说:“来啊!来!”我仿佛已经失控,他们见状不敢请举妄动。

“退下!”杜丽丽急忙爬起身,凌乱的头发还没整理就命令所有打手退下。

“那么我可以走了?”我见打手们离开,将酒瓶抛到一旁。

“你够狠!”杜丽丽不服气的不断整理自己的头发。

“你给我听好,今晚的事情我会将医药费加在你的账单里。”我狠狠踢翻眼前的玻璃桌,留下狼狈的杜丽丽和其他打手。

城市的夜空格外凄美,路上行人不停望着我脸上的伤痕和血迹。
其实内心一直有一个想法,这是最后一次接任务,最后一次行骗。
我很想离开这集团,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过简单的生活。
往往自己如蜜蜂一样,无法自拔不断的采蜜。也许等待一天自己的生命结束了才能得到安稳的生活。
我开始怀念从前的日子,开始想起和爸爸一起在公园旁卖雪糕的日子。
对不起,爸爸。
我还是无法收手,无法像你那样结束骗徒的宿命而开始组织一个小康之家。
你常常说,回不去就要继续走下去,一直到遇见你当初来的道路
爸,我已经迷路了许多年。

******************************************************续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