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5, 2015

公公的手表

公公的手表,已经长满了灰尘,镜子已经被无情的岁月给模糊了。老爸还带着公公的手表,有时候停了修了还是照样带着。
我们三兄弟都曾欠这表一个人情。

记得大哥要上大学那年,我们家里经济不允许他到豪华的私立大学。
老爸想了很多方法,向亲戚厚脸皮借钱而遭到羞辱。
结果,老爸拿着公公给他唯一的表当掉,换了一些钱回来给大哥去大学读书。

三年后,二哥和我一边工作一边存钱替老爸赎回公公的表。
在老爸六十大寿那天将表戴上他的手,老爸非常感动,一整晚都不停摸着公公的表。
妈妈很早就离开了我们,老爸一个人做三分工作养活我们。
虽然我和二哥都没有大学学历,但是我们都很勤奋工作。
不久后,家里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
从乡下租房子,到我们在城里买了属于我们家人的房子。

“大哥明年就要毕业了,我们的生活会更加好。”二哥在屋外乘凉说。
“毕业等于失业。”我笑说。

我们都很单纯,只是希望能过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工作,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
等大学毕业的大哥回来后,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这也是老爸一直以来的心愿。

那年,毕业后的大哥直接受到国外大企业的聘请。
我们一家人都很开心,老爸知道一定是公公在天之灵保佑我们这一家人。
一家人忙碌准备大哥到国外工作的事情,买了许多物品给他带过去有冬天的国家。
在要登机的前一晚,老爸外出没有回来。
我和二哥担心他出事,到处去找老爸。
可惜,大哥开始变了。
他总是对老爸的事情不关心,一直忙碌于他的行李和工作事情。


“二哥,找到老爸吗?”当时半夜一点钟,我们在市区找了三个小时。

“没有,我看我们回家去看。”二哥骑机车打算离开。


公园里的街灯下,照射在长凳上。
老爸坐在那里看这空无一人的游乐场,回忆着我们三兄弟小时候到这里玩耍的场景。
还好二哥忽然想起公园的游乐场,我们赶到那里找到了老爸。


“啊,你们来了。”老爸露出笑容。

“老爸!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我们在到处找你。”我语气有点重,却被二哥拉着了。

“老爸,你累了吗?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二哥体贴慰问。

老爸摇头,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

“怎么了?大哥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国外,我们回去和他一起团聚好吗?”二哥拍着老爸的肩膀。

“没关系,大哥离开就让他离开,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家。”老爸微笑搂住我和二哥。
当时我听不明白为什么老爸要说这样的话,二哥沉默什么都没有说。

我们在公园陪伴着老爸,他说着我们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很穷但是我们很满足,因为一家人都聚在一起。
二哥擦掉眼泪,一直安慰老爸。


时候不早,我们要回家了,不然黎明来临。

“你们。。。别动,打劫!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交出来!”正当我们要离开公园的时候,有五个人手持着刀包围我们。

当时我们很紧张,身上也没有之前的东西,劫匪看到老爸手上公公的手表,强行要拿走。
老爸不愿意给,他们两人拉扯下,我和二哥也帮忙老爸反抗。
由于他们五个人,我们的力量不敌他们多人,我被捶了一拳半昏倒在地上。
而二哥被其它三人拉到一旁围殴,我们只看到老爸拼了命都要保护公公的手表。

这黑夜非常难熬,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知道我们都没事,被巡逻警察发现。
劫匪们已经逃跑了,眼前的老爸无助跪在地上痛哭。
他珍贵的手表被劫匪抢走了。

隔天,我们从警局录了口供出来打算回家。
我当时很愤怒,为什么大哥那么无情没有到警局来看看我们的状况。
二哥在警局外拉我到一旁。

“弟,其实大哥不是我们的亲生哥哥。当年,他是爸爸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孩子。这么多年来大哥都不知道,一直到要入大学的体检报告在发现我们的血型不一样。
老爸才向大哥坦白一切,但是大哥他无法接受。”二哥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什么?”我愣了。

“老爸其实很委屈,大哥知道后对他很不礼貌。”二哥叹气说。

“老爸他付出太多了。”我感到万分心痛,看着老爸失落的样子坐在警局外的长凳上,相信他依然心疼遗失了公公的手表和大哥这份亲情。


大哥终于离开了,我们带着伤到机场送别。老爸不改一贯的微笑,看着大哥不想让他担心。
可惜,大哥一句话都没说,就连我们兄弟情也被他遗忘。
此刻,我上前狠狠地挥了大哥一拳。
二哥马上将拉着我,而大哥狼狈倒在机场地上。

“你打大哥有用吗?”二哥推开我。

“没有!我只是看不过眼他那大学生嚣张的样子!老爸对他不好吗?”我提高声量却换来老爸上前刮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很响亮!将全场的人愣住了。

大哥缓缓爬起来不屑的样子,但老爸生气对我说了一番我这辈子无法忘记的话:

“大哥没有错,是老爸的错。
错在没有好好教育你们。
无论是亲生还是领养的,都是老爸的儿子。无论在身边还是离开,都是老爸的儿子,永远都是。”


老爸背着大哥说:“到了国外,记得给家里打电话。”
然后老爸就一个人慢慢走出人群。
二哥追上前扶着老爸离开。

“你还是人吗?老爸对你如亲生,你还拽什么?”我狠狠踢倒大哥的行李,然后离开追向老爸和二哥的方向去。

“弟。。。。”大哥在人群中叫不出我的称呼,但我已经消失在人群里。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们三人在计程车上。
我懊恼坐在前座,二哥和老爸坐在后座。
一只温暖又粗糙的手掌抚摸我肩膀,说:“对不起,老爸刚才冲动打了你,现在还痛吗?”

我顿时崩溃的大哭,连司机也吓呆了。
“老爸,我不痛!我知道你的心比我还要痛。”我没有回头,我不想让老爸看到我哭的样子。

“老爸没事,反而将这秘密讲出来后,自己觉得轻松很多。”老爸还会自我安慰。

“好吧,既然没事,司机大哥,我们不回家,麻烦载我们到附近的餐馆。今天我们帮老爸庆祝。”二哥突然提议。

“庆祝什么?”我擦去鼻涕和眼泪问。

“我们庆祝老爸刮了弟弟一巴掌!哈哈哈!”二哥就是爱无理头的幽默。
老爸终于开怀大笑。

“二哥,你这种幽默很难找到女朋友。我不管,我要吃大螃蟹!二哥你请客!”我任性的要求。
当天晚上,我们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都忘了昨天被打劫的恐惧和老爸遗失了公公手表的事情。
回到家后,大哥到了国外也拨打了电话给老爸报平安。



两年后,二哥也成家了。
他在一次的小学同学聚会遇回他的暗恋对象,小恬。那时候知道对方是单身后二哥就展开强烈的追求。
单靠他那超冷的笑话,终于把他小学暗恋的女孩,成为了我的二嫂。
结婚那天,大哥没有出现,但他从国外寄了一份礼物祝贺二哥新婚快乐。
我们都知道大哥的心里依然当这里是他的家。
二哥结婚后,也搬出去住。
屋子只有我和老爸两人一起生活。
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能帮老爸找回当年被打劫的公公手表。

“先生,又是你。那支手表我们还没有消息。”一位小姐走到我面前,如往常一样,我每逢周末都会来这间回收古董店逛逛。
可能是我心里的一种直觉,总觉得公公的手表会被卖到这里。

“没事,我只是来看看有没有好消息。”我东张西望。

“先生,这两年你不断来这里找那支古董表,你是不是想搭讪我?”古董店的小姐开玩笑的说。


“这两年来你是不是一直等我问你:你有空和我喝杯咖啡?”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

“我不喝咖啡,不过红茶还可以。”她认真回答我。

街角有一间很有名的咖啡厅,听说那里常常是情侣约会的地方。
除了咖啡,还有买红茶做公益活动。桌上摆着一杯红茶和三包黄糖,还有一杯不加糖的黑漆漆咖啡。
今年才23岁的她叫卓玲,从小就喜欢古董玩意,中学毕业后就开始在这回收古董店工作。

“那支表对你那么重要?”她问。

“我老爸的老爸的遗物,几年前我们被打劫抢走了。我想要找回给我老爸,让他开心一点。”我看着手机里的拍卖网有关这表的消息。

“这表的历史是在二战时期制造,相信现在剩下的不多,收藏者一定会出超高的价钱来收购。
我认为你去探听古董表收藏家的消息比较容易找到。我写他们的电话号码给你。”卓玲非常热心帮助我。

隔天我就联络上其中一位收藏家,林伯伯。我告诉了他关于我的情况,他带我到他的收藏库里大开眼界。
那里至少有上千支手表,都是二战期间制造的手表,他将和公公一样的款式给我看,我都很难分辨到底哪一个是公公的表。
最后听到了林伯伯开出的价钱,就有点退缩。

“虽然找不到和你父亲一样的表,但我非常欣赏你是一位孝顺的孩子,你父亲一定很欣慰有你这样的孩子。”林伯伯在送我离开的时候说。

“我只是尽一个孩子的责任。不过还是要谢谢您,打扰您了。”告别了林伯伯,我心里很无奈。
老爸的心愿都无法帮他完成,总觉得自己很渺小能力有限。

此刻,我接到老爸的电话。
“弟啊,今晚有回来吃饭吗?”

“回来吃,但是我会带一位朋友回来。”我走到车子,卓玲在我车旁等待我。
“是女孩子?好好好,老爸去家菜。”老爸在电话的另一头很兴奋。

“不是的,老爸。她只是普通朋友。不谈了,等下回来再聊。”我挂上电话,走到卓玲面前。

“嗨!这么这样巧?你来找你爸爸要的手表?”卓玲假装路过。

“你不要告诉我你路过这里,刚好遇到我。小姐,这里可是郊外,要搭三轮地铁才能到这里。况且从车站来到这里需要两个小时。”我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还蛮可爱。

“其实。。。 我有朋友住在这里,不,那里,我来探望她。”她乱指方向。

“你饿吗?”我打开车门。

“什么?”她一时反应不来。

“走吧,回我家和我老爸吃晚餐。”我启动引擎。

“那么快要见家长了?”她低头害羞。

“见家长?哈,我只是想要请你吃顿饭,谢谢你帮我找公公的手表。你没空?那么就下次吧。”我打算离开,她着急马上跳上我的车里。


那天晚上,二哥二嫂也回来。
他们收到老爸的通知说我回带女朋友回来吃饭,二哥二嫂马上赶回来参与那天的饭局。
二嫂不停的问了卓玲许多问题,二哥一直对我偷偷笑,而老爸就一整晚微笑看着卓玲。
仿佛老爸很满意卓玲,二嫂已经当卓玲是一家人,无话不谈。二哥就一直对我挺起大拇指说卓玲不错。
其实我个人比较相信缘分,既然来了就不要去阻挡。

一个月过去了,公公的手表依然没有下落。
某天,上班的时候,接到林伯伯的来电。

“年轻人啊,林伯这里,我有一位朋友知道你要找的那只手表的下落。林伯已经将你的电话给了他,他会和你联络。”林伯伯非常有心。

“谢谢你林伯!有空会再去探访你。”我兴奋得到好消息。

终于,那陌生人和我联络上,手表没有找到,他只是给了我一个联络邮件和地址。
他说这人两个月前向他买了这支手表,传来的图和公公的手表是一模一样。可惜他只是做网上拍卖古董的生意,也没有和那人见面。
我马上发邮件给那买家,联系上想要从他手里买回老爸的心愿。

“L先生,你好。我从古董拍卖网得到你的联络。两个月前你买下的手表是我们家传宝物,多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我们弄丢了这手表。我非常希望L先生能转让给我,好让我父亲在他有生之年找回他的东西。麻烦你马上和我联络,谢谢你。”邮件发出后,我带着一种盼望的心情等待。

一个星期后,L先生终于回邮。

“收到你的电邮,我有疑问。不过我们见面了再谈。”
他约了我在广场的一个咖啡店等,他说刚好他有回国,所以有时间和我见面。


那天我抱着兴奋的心情提前到了咖啡馆等他,打从心里已经打算他会狮子开大口开价卖出公公的手表。
毕竟玩古董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欣赏古董,另一种就是属于投机客赚钱为目标的人。

不久后,那人从我背后拍了我肩膀。

“我就知道,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老爸。”
我回头一看,是很多年没有见面的大哥!

“大哥!怎么是你?”我太兴奋了。

“真是巧,每一想到我们都为了老爸的老旧的表东奔西跑。”大哥稳重许多,一幅成功人士的样子。

“太好了!老爸一定很开心!这么多年了,手表找到了而大哥你又回来了。”我说着一边想要拨电话给老爸。

“弟,先别打给老爸。”他阻止了我,让我费解。
“我当年做了不好的事情,埋怨老爸欺骗我这么多年他一直都不是我亲生爸爸,但是我在国外那么多年才明白原来老爸对我视如自己亲生孩子。我觉得我很内疚会去见他,想起当年我伤老爸很深。”大哥拿出公公的手表交了给我,意思是要我将这表交到老爸的手上。

“果然没有浪费我当年在机场挥了你一拳。我告诉你,从我出生那天开始,你就是我大哥,一辈子都是我大哥。老爸和二哥都是这样的想法。大哥,跟我回去,好吗?”我说服了大哥。

“哈,对不起。当年你打了我之后,你又被老爸刮了一巴掌。”大哥笑了。

“你还好意思说,二哥当年请了我吃大螃蟹安慰我。我不理!大哥你至少要做一些事情来补偿我的心灵伤害。”我开玩笑说。

“这么多年了,你依然还是钟爱大螃蟹。好吧,等下我们去买螃蟹回家,大哥下厨!”大哥起身要出发。

“好!我要很大很大的螃蟹!”

仿佛画面回到小时候,我们三人陪老爸去早市买菜。
二哥永远都是帮老爸提菜篮的那个好孩子,而我和大哥就会在后面彼此作弄对方的捣蛋兄弟。
虽然大哥不是老爸亲生,但我们的感情永远没有变动。


那天晚上,老爸见到我带大哥回来,他掉了眼泪。
大哥紧紧抱着老爸一直说对不起,二哥和我也在一旁红了双眼。
公公的手表,终于回到老爸的身边。
有些事情,是永远不会改变,就如亲情那样。
无论多遥远,关心会一直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