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9, 2015

2等天使 19章

明天就是决斗的日子,威尔伤势在海伦的照顾之下痊愈了,加上体力也恢复。

[威尔,明天要小心,比列不是容易对付的对手。]海伦靠在威尔肩膀上,容许她让时间停留在此刻。

[谢谢你,这个给你。]威尔将一个小包囊给了海伦,说:[这是通往天堂的通行证,如果明天我遭遇什么不测,你马上带着我们的米纳到天堂去寻找庇护。天堂的侍卫只要看见这通行证就会安排庇护你们。]

海伦激动说:[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离开这里,到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吗?]

[我的意思是万一我有什么不测。那时候,我们和恶魔大战时,虽然不是比列领军恶魔,但我们已经损伤惨重。海伦,求你要答应我,要是我无法离开,你一定要带着米纳离开。她是人类,没有我们如此的力量来抵抗,况且她曾差一点死在十年前的天使恶魔大战。]威尔说。

他们两人看着比列设定的流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
明天的太阳升起,就是一对一的决战。威尔心里有数,自己的力量已经不如从前。


“爸爸。”米纳带来了清水帮威尔洗伤口。

[谢谢你,米纳。这些年来,爸爸都没有好好照顾你,你会原谅爸爸吗?] 威尔抚摸她的头,就如小时候那样温馨。

“爸,以后我们不要分开,要永远在一起。妈妈和我都很想你。”米纳说。

这承诺对威尔无比沉重,不是他不想永远和他们在一起,而是很多事情让他无法答应。
威尔点头,心里难受。自己身为一等天使的组长,无奈就连自己的家人也无法保护。


[米纳,你可以带爸爸去看一看你所说的秘密通道?]威尔说。

“可以。爸爸打算带我们逃跑?”米纳喜出望外。

威尔没有回答,他们三人走进米纳所说的房间。里面摆设有点残旧,是前神父在这里居住的卧房。米纳关上的房门,走到一幅挂着耶稣门徒门的油画,轻轻推开。原来,油画后面藏了一个小洞,米纳伸手进去按了开扭。地上就开了一个小洞口,足以让一个人下去的洞口。

“爸爸,妈妈,这里就是秘密通道。我们可以从这里一直走到北边的森林,那里有一个出口。”米纳曾经用过这通道,所以她非常熟悉。

[看来,我们要马上出发。]威尔说。
[威尔,你决定了?]海伦看着威尔,却发现他逃避海伦的眼神。

“好,爸,妈。让我带一些物品,然后我们出发。”
[好。]威尔表情有点难过。


三人终于准备好,米纳下去密道开了手电筒等待父母下来。

此刻,海伦紧紧拥抱着威尔,说:[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们。]
威尔和海伦亲嘴已经决定要在这里分离,说:[请原谅我,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

[不要,我求你和我们一起离开。]海伦紧紧拥抱着威尔。
[走!我要你马上离开!]威尔用力推开海伦,然后将她推进去密道。

他含泪,发出自己的力量将地道紧紧封闭起来。他用这样残忍的隔绝,为了显示出自己爱护家人的最后底线。密道里听到米纳和海伦哭泣不舍得威尔,他用力捶向墙壁泄恨,口里一直说着对不起。

密道里,海伦擦去眼泪,强行拉着米纳离开。她知道,这是威尔要保护他们的举动。
米纳挣扎说:“我们不可以留下爸爸一个人!”

[米纳!听妈妈的话,爸爸是为了我们好,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海伦激动说。

“我们还能去哪里?”米纳哭花了脸。

海伦拿出威尔给的包囊,说:[天堂。我们到那里去求天使打救爸爸。]两人仿佛看到希望,马上起身离开密道寻找到天堂的机会。





拔魔岛上,生活依旧如渡假一样。巨霸图书馆里的一个角落,被一堆书本淹没的阿九正在看的津津有味。人生哲学,内功锻炼,还有许多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知识,让他看得忘了时间已经深夜了。

[你是阿九?]一位女生在对着阿九说话。
[是,你是那位唱歌很好听的少女。]阿九尴尬推开眼前的书籍,礼貌向她打招呼。

[我叫珍妮。你在这里还习惯吗?]珍妮关心阿九。
[还好。谢谢你的关心。]

两人就这样没有了话题,沉默蔓延在图书馆一个角落里。

阿九放下书本,说:[那天,你唱歌很动听。]
[谢谢你来捧场,你喜欢唱歌?]

[没有特别喜欢,只是偶尔哼哼几句,我其实五音不全。]
[怎么会有不懂唱歌的天使?]珍妮质疑阿九。

[有些鸭子天生不会游泳,有些鲨鱼是素食者,有些猫讨厌鱼的腥味。]阿九淡淡的说。
[歌唱就是天使的天赋和本能。]珍妮认真说,希望阿九可以明白。

[我已经不是天使,我被断翼了。]阿九开始提高声量。
[你不留念当天使吗?]

[不留恋!我不稀罕天使的身份!]阿九激动。
[我们一天当上了天使,永远就是天使!]珍妮反驳。

此刻,图书馆管理员来到他们的面前,微笑说:[不好意思,这里不是辩论的场所,你们可以安静不妨碍其他人阅读吗?]

阿九沉默,珍妮站起身对着管理员大骂:[你瞎了吗?现在都深夜了,图书馆哪里还有人?]

的确此刻大家都已经离开回到自己的住所休息,等待明天的黎明开始上南山领取每一天的恩典。所以图书馆是没有其他人,而珍妮刚才经过那里看到阿九一个人还在看就进去打招呼,没想到竟然两人差点吵起驾来。

[珍妮小姐,不好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理解,不要再图书馆喧哗。]管理员礼貌客气说着。
[人呢?你说我打扰到其他人,让我看看谁被打扰了?]珍妮强词夺理。

阿九举起手,说:[是的,管理员,是我被这位小姐打扰。麻烦你将她请出去,谢谢。]
珍妮瞪着阿九,一句话不说的调头离开,留下管理员和阿九在图书馆。

[唉,遇到她事情就变得难搞。]管理员叹气。
[怎么说?]阿九好奇问,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阿九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本。

[她因为自己很有名气,所以性格有点恶劣。这里的居民不是很喜欢和她交谈,只是他们都会去捧场看她的演唱。人长得如此漂亮,但是都个性不友善。真是可惜。]管理员一边帮忙阿九收拾,一边说着关于珍妮的事情。

[对了,你要办会员卡吗?你可以将这里的书借回家看,不过七天后就要归还。]管理员说。
阿九点头,跟随管理员到柜台办理会员手续。

离开图书馆,阿九扛起刚刚借到的书本回去居所。珍妮一个人在沙滩上漫步,皎白的月亮挂在黑夜里,她一个人看着大海有点忧伤。阿九渐渐走到她身边,她因太投入在看海,完全没有意识到阿九靠近她。

从侧脸看着她,的确是长得非常漂亮。阿九偷偷看着她的脸蛋,忽然发现她眼角落下一道眼泪。这是阿九在拔摩岛第一次看到有人伤心而哭泣,这里的居民都很快乐生活,让他好奇为何一位有名气的歌星竟然在这片快乐的土地落下了眼泪。

[你哭?]阿九问。
珍妮惊讶发现阿九在她身边,然后急忙擦去眼泪,说:[我才没有哭。你怎么跟着我?是不是还想要辩论?]

[只是对你感兴趣。]阿九说,珍妮听到红透了脸。第一次有男人对她这么直接告白。

阿九靠近她轻轻擦去她未擦干的眼泪,微笑说:[我刚来这里时,大家给我的感觉是,这里属于一片完全没有烦恼忧伤的地方,只有快乐和欢乐。而你让我看到了第一颗拔摩岛的眼泪。]

珍妮逃避阿九的眼神,沉默了片刻。

[不聊了,晚安,珍妮小姐。]阿九告别,转身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她看着阿九的背影想起了曾经为她擦干眼泪的男人,这男人已经离开了拔摩岛到人间生活,放弃了天使身份,也放弃了拔摩岛居民权。这一去已经十年,一段没有回家的路,却完全无视了她对着男人的思念。从阿九的身上,她仿佛看到从前那男人的影子。

也许,有一天,阿九也会和那男人一样,离开这里永远不会回来。